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回家的诱惑

羚羊:

有没有人想我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只是想波比而已(哭着跑出二里地


更新掉粉预警,不更还涨粉是什么鬼


22.


波比喜欢狭窄的地方。


例如坐垫城堡,沙发角落,容纳不下它体积的纸箱……以及现在,段宜恩因为曲腿导致波比的肚皮贴着他的肚子。


“波比你现在很烦。”段宜恩无视小猫咪发出的拖拉机声,从背后拖着它的腋下把猫提起来,“你现在变成人姿势会很蠢所以我劝你不要这么干。”


“我让你变再变。”


“你每天都不运动吃了就睡为什么还会有腹肌?”


“喵——”可能就是天生丽质吧。


林在范已经习惯了每天被提拉,被房东从卧室提到客厅的沙发上放好。


“好了你可以变成人了。”段宜恩盘腿坐在波比对面,准备开始一次谈心。


林在范象征性地舔了一下爪,并不打算听房东的话,径直走到他大腿上蹲坐下来背对他继续舔爪。


段宜恩把猫拿开。


波比像块磁铁一拿走又自己吸附过来。


“猫咪,严肃点!”在重复了三四次后段宜恩拍了一下沙发垫来强调自己一家之主的身份,但硬了几秒就软了,手伸过去撸了一把猫下巴,“你还想不想住了……”


话音刚落,手上毛绒绒的触感立刻变成了光滑的皮肤。


林在范的下巴还搭在段宜恩的手掌心里,只不过不是四脚兽了。


“想住。”林在范盯着段宜恩的眼睛说。


段宜恩迅速把手缩回来,“想住就老实点。”


“我还不老实吗?都给你摸了这么久了,还被叫了这么久‘波比’,”林在范故意撅起嘴,“我这么乖。”


“每次你爽够了就走了……根本不管我爽不爽……”对着裸男段宜恩的眼神总是下移,说到后面声音也越来越小。波比的坐姿几乎是一览无遗了,在日光灯下看和自然光下看感觉又不太一样,昨晚看着蛮白的,今天又略蜜色……都是吃他的高级猫粮养的细皮嫩肉有弹性。


想伸出去摸的手被细皮嫩肉波比本人抓住。段宜恩抬头看他,心想“这猫又不给摸”,正要槽一把,手就被放开了。


林在范别过脸,示意他要摸赶紧。


“你这就变成强买强卖了。”段宜恩看着一团红晕爬上波比的脸,用食指戳了一下他的肚脐眼。


林在范捂着被戳的位置,脸仍朝着那个方向,“你开心就好。”


“生气了?”段宜恩说。


“生什么气?”林在范眼珠子转过来看他。


“你总是生气。”


“哪有。”


“总是趴在窗口看风景,背对我,叫你都不理。”


“……你没事就喜欢叫我,而且只是叫而已。”


“没事就不能叫你吗?”


“我听到了。”林在范头顶长出一对猫耳朵,演示一样前后转动,“这样就是回应了你还不懂。”


段宜恩被他面无表情地抖耳朵萌翻,跪坐起来双手捏住他的黄耳朵,向外折叠后抓他的手不让他把耳朵翻回来。


“波比你现在是卷耳猫了!品种诶!”段宜恩憋着笑,全身抖地像筛子。


“……”林在范喉结上下滚动,甩甩头耳朵又立起来了。


“你干什么呢——”


段宜恩作势又要把猫耳朵翻过来,林在范矮身逃过,绕到段宜恩身后抱住他,下巴卡他肩窝里,“不舒服,别弄了。”


“好吧好吧。”


“波比。”安静了不知道多久后段宜恩突然出声。


林在范“嗯”了一声。


……


“你又这样,叫了什么都不说。”林在范说。


“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


林在范张嘴往他肩膀上咬。


“嘶——”段宜恩夸张地倒吸一口气。


林在范挠他痒痒肉,戏精一秒破功装不下去嘴里一直求饶,林在范才停下来。


“我有点好奇,”段宜恩还喘着气,笑着抓住波比的手防止他突然袭击,“你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选中我?为什么要住我家?为什么突然又变成人了?”


“问题少年,你能不能一条一条来?”


“你一条一条回答也一样的。”段宜恩转过身和波比面对面,但总是管不住眼睛,拉着他手要带回房间给他找衣服穿。


“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把我抱到客厅来,在卧室为什么不问?”林在范说。


“我怕你看到床会控制不住自己。”段宜恩说。


“……我要控制不住在哪都控制不住。”


段宜恩在衣柜里抽出衣服就往波比身上扔,“快穿,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人喜欢用望远镜偷窥……”


“看得见摸不着。”林在范边穿边说,“我身边倒是有一个又看又摸的。”


“我养的!我还不能摸吗!”段宜恩红着脸装理直气壮。


林在范走过去搂住他的腰,往他嘴唇上嘬了一口,“可以,想做什么都可以。”


“你走开。”段宜恩身体后仰,一推林在范就松开他了,这个行为虽然正常,又有点伤人。


段宜恩感到受伤后,产生了一点自我厌烦。


“干嘛这么看着我。”林在范大概知道原因,“现在可以开始回答了吗?”


“闭嘴吧。”


段宜恩说完进了厕所把门反锁,坐在马桶上生气地一沓糊涂。


.


“喵~”林在范坐在厕所门口的毛绒踩脚垫上学猫叫。


“你现在是人就不要叫了,难听的要死。”段宜恩在厕所里说。


“你之前每天都学。”林在范说。


“……你蹲厕所门口做什么。”


“等你出来啊,你已经进去十分钟了,我怕你掉马桶里。”


“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一时半会出不来。”


“哦这样吗?你手机没拿进去,在里面应该很无聊,我给你放一首歌听吧。”


“你别动我手机!你哪来的锁屏密码?!”现代人最害怕的就是手机被人控制,等于命根子被握在手里,段宜恩几乎是下一秒就把厕所门打开,但也晚了。


段宜恩听到了自己喜欢的歌手的声音。


"you gotta go and get angry at all of my honesty"


"you know i try but i don't do too well with apologies"


“挺好听的,对吧。”林在范仰视厕所里的人。


“现在扔掉你还来得及吗。”段宜恩说。


“好像有点晚了,你已经在我的档案里了。”林在范一脸苦恼的表情。


“档案又是什么??”


“你没有档案吗?我们妖怪也有啊,记录生辰学习工作婚配情况,我又不是黑户。”林在范说。


“我怎么会在你档案里?”手机里歌那首歌进入了副歌的部分,唱得段宜恩脑袋里一团浆糊。


“家属啊。”林在范无辜地看着他的房东。


“我是你爸还是你妈?”


林在范沉默良久,说:“我饿了。”


“滚。”段宜恩从他手里抢走手机,留下一个背影。


TBC.


评论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