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所以不如谈恋爱【范宜】

生活乐如儿歌: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几分钟,仙女生日快乐 @_twinkle 


#6k甜饼,穷总裁林 x 房东恩的同居故事










*




我是林在范,现在正处于不上不下的二十五岁,这是个论资历轮不上前排,但熬了夜之后好久也缓不过来的尴尬年龄。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在着手准备创业,虽然这事儿并不是轻描淡写这句话这么简单,但好歹在我的努力挣扎之下这间小公司也算是有点儿起色了——其实也只是要开始招聘这件公司的第七名员工而已,但我很高兴,我觉得七是个幸运的数字,迷信的觉得可能七个人一起的话公司发展会更顺利点。


 


但我现在真的对我手里这份简历感到不可思议,这位简历的主人叫段宜恩,大学毕业了几年竟然毫无工作经验,甚至专业都不对口——我们是网络信息公司,而他是学时装设计的。


 


我向他委婉的表达了他可能目前不太适合我招聘中提到的程序员这个职位,万幸他仿佛已经被拒绝习惯了,没说别的,只是抿住嘴点了点头,然后礼貌的离开。


 


其实我真的不懂,这男人这么好看,举手投足也得体大方,如果他去应聘本专业的工作一定不至于屡屡碰壁。


 


难道他在做什么不工作的话能活几年的挑战?


 


我不禁被自己无厘头的想法逗笑了,想起下午还要去看房子,便加快了手里工作的速度,并且严词拒绝了金有谦和bambam的晚餐邀请——珍爱生命,远离恋爱中的人。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如约到了想要租下的房子门口,刚才和房东打过电话了,声音有点耳熟,话不太多又句句都迟疑,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这栋房子的地界不错,价格却十分良心的理由——房东脑子不太好使。


 


而当我见到房东的时候,我惊讶的几乎要一口吞拳,这不是上午来面试的段宜恩吗???他不像上午来面试的时候穿了一整套西装,现在只穿了一件G家的黑色T恤和紧身牛仔裤,脚上踩了一双限量的鞋子,脖子上镶了满钻的吊坠刺痛了我的眼,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他不着急找工作了。


 


他见到我也很吃惊,有些局促的叫我林总,我摆了摆手脸红到脖子根,现在的局面被叫林总实在有点尴尬。还好他像我推测的那样有点傻乎乎的,又马上领我去看房子里面,好像并没有受到早上求职惨被我拒绝的影响。


 


这间房子简直就是我理想的住处,交通便利,面积大租金又不太贵,唯一要接受的就是房东临时提出来的条件——他也要一起住,他突然说不想整套出租了,理由是搬家好麻烦。我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房子,对他的说法不尽赞同。但反正都是男孩子,互相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况且有个人搭伙过日子也不错,总之我没太犹豫,一下付掉了六个月的房租,第二天一早就拎包入住了。


 




*






和段宜恩同住的日子并没有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有什么太大区别,但还是有点不一样的。他很安静,大多数时间都在房间里打游戏,我早上出门的时候他一般都在呼呼大睡,偶尔在我起床洗漱的时候闯进来上个厕所,起初我还会像个被看光的黄花大闺女一样感到惊慌,但久而久之我竟然可以泰然的在他放完水后叫他顺便把放在架子上的牙刷递给我了,amzing。


 


晚上回家的时候不管多晚他一定都没睡,房间里的键盘声说明了一切,他很迷恋现在很流行的那个游戏,叫什么来着,吃鸡,对,他吃鸡吃的很好——各种意义上的,比如他现在正在沙发上啃我带回来的炸鸡夜宵,啃的骨头上不留一点肉。这让我一度想建议他要么开直播去打游戏,要么开直播吃东西,总之这样一张好看的脸只要打开镜头就能赢得很多关注不是吗。


 


我偶尔会和他一起玩游戏,果然没有男人能抵抗得了电子竞技,就像女人永远对口红色号着迷一样。但我和他相比就很菜了,这让一向自信的我总会偷偷怀疑是不是其实我根本不适合玩游戏,但看了他的游戏排名之后又得到了心里安慰,难道比全服前0.2%玩的差是件丢人的事吗?不,我只是普通的那99.8%罢了。


 


虽然他不怎么爱说话,但我还是凭借我还算出色的社交能力对我的室友有了一定的了解。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从他衣柜里的衣服和桌子里面的配饰盒子里可见一斑,如果这些都不能证明,那车库里的兰博基尼总能作为强有力的证据吧!反正他第一次说想出去走走,问我要不要陪他,我特意换了轻便的跑鞋下了楼却看到那辆风骚的车停在门口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


 


原来他们有钱人说的出去走走是这样的啊。


 


但他一点也不炫富,还是会和我抢我的炸鸡夜宵,会经常陪我去看周二下午的半价电影,会在晚上出去兜风回来的路上买掉面包店特价处理的全麦面包作为第二天的早餐。


 


别怪我生活太拮据,这年头创业真的不挣钱。但我对自己有信心,我的小破公司会一点一点好起来的,一定。


 




*






和段宜恩相处是件很舒服的事。他似乎那天在我那里碰壁了之后就没再投简历了,所以一直在家呆着。有时我回来的早的话就会对炸鸡产生短暂的厌恶——因为我固执的认为这样热量高的罪恶食物应该在人心情最易低落的深夜时分吃掉。那时我们就会叫披萨吃,他特别爱吃披萨,别看他瘦瘦的,一个人能吃掉大半张。我曾经想过试探一下他到底能吃掉多少,故意吃了一块就说自己胃不舒服吃不下了,晚上又偷偷跑到厨房去看,果然盒子里面渣渣都不剩了,可是料理台上的热粥是怎么回事?我虽然在垃圾桶里看到了楼下粥店的外卖包装袋,但它被好好的盛在碗里的样子还是让我狠狠感动了一把。


 


段宜恩很对水果容忍度很低,我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他顺手拿了一根香蕉吃,那根香蕉买来有两天了,表皮有一点黑了。他迟疑的转了几个圈打量这根香蕉,问我:"它还能吃吗?"我看了眼漫不经心的回答:"当然啊,它只是皮不好看了而已,不影响吃。"他将信将疑的剥开了皮,咬了一口咀嚼了两下还是放下了这根香蕉,我怕浪费就拿起来吃掉了,他却过来摇我的胳膊:"在蹦米好厉害!"


 


我脸红,吃烂香蕉有什么厉害的,虽然它真的没烂,吃起来和好的没区别。


 


这天是他的生日,我提前下班买了个生日礼物回家,顺带一个奶油蛋糕。我好久都没吃这种东西了,自己过生日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所以固执的觉得一个大男人吃什么蛋糕,但却从心底觉得段宜恩的生日应该有蛋糕吃,白且细腻的奶油很像他,甜又柔软。哦我在说什么,我是说好久没吃了,吃一吃也不错。


 


可是当我打开家里的门却破天荒的发现他没在家,这很稀奇,他除了和我一起之外不常出去的。我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等他,直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没见他的影子。


 


被人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段宜恩竟然醉醺醺的,他很能喝,我们平常一起喝啤酒从来没见他醉过,所以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的脸很红,也很热,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他正把脸放在我的胳膊上蹭来蹭去,像个粘人的小兔子,我都想喂他吃胡萝卜了。


 


"等很久了吗,对不起。"他的声音粘腻又低沉,听了我一身鸡皮疙瘩。他的脸好像没知觉了,没感受到我的鸡皮疙瘩,还是在上面软软的蹭:"我今天回了趟家,被爸爸骂了,其实不用他说我也觉得我好没用,每天除了打游戏什么也不做,到这个年纪还是一事无成。但我不是不想做,只是真的很迷茫而已。我不想在家里的公司工作,被特殊待遇更让我觉得我是个废物,但我没有工作经验的话大多数公司都会像你一样直接pass掉我,这是个死循环。我当时大学的专业就是爸爸决定的,我其实对时装设计一点兴趣也没有。你知道吗林在范,我多羡慕你,虽然你的公司又小又不盈利还时不时面临破产的危险,但你找到了你想做的事并且勇敢的付诸实践了,你真的很了不起。"


 


我打算抱住他的手在听到"又小又不盈利还时不时面临破产"这几个字的时候迟疑了,这人怎么喝醉了之后突然变得毒舌了,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我给自己做了做心里建树还是伸手搂住了他一直往下滑的头,把他圈在自己怀里,打算过滤掉那些只吸收"了不起"这三个字。


 


但当我感觉到肚子那里的T恤湿了的时候开始庆幸自己抱住了他,他竟然哭了。怪不得都说酒害人,他要是明早清醒了想起来他凌晨趴在我怀里大哭的话一定会羞愤而死的,顺便杀我灭口,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他的眼泪烫的我不能呼吸,我感觉心脏被人攥住了一样。他看起来就很瘦,抱起来更是小小一只,我不知道平时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他也会有人生迷茫的时候,我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他愿不愿意来我这间又小又不盈利还时不时面临破产的公司上班,虽然我给他的薪水可能对他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我愿意带他从头学起。


 


他听了马上抬起头问我真的吗,他的泪水还在眼睛里打转,红彤彤的,像只真正的小兔子,我点了点头,他又很忧愁的说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怎么办,我抽了张纸轻轻按在他下眼睑上吸掉那滴摇摇欲坠的泪,做了个简单又郑重的承诺:"没关系,我会陪着你。"


 


忽略掉他第二天宿醉到下午才起来就闯进我的房间凶巴巴的要我忘记昨天的事,他开始跟我去上班了,我的公司有了第七个人。


 




*






我们生物钟同步了之后生活竟然过出一丝甜蜜来,早上看他叼着和我同款不同色的牙刷站在我旁边迷迷糊糊刷牙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我盯着他白皙的侧脸和高挺的鼻梁,想着要是可以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


 


一开始他来上班的确是件很麻烦的事,在他搞砸了当天第三件事的时候他嘟着嘴抱怨自己怎么这么笨,什么事都做不好。我被他的样子可爱得心如鼓擂,按住心口努力平静。哪有,你在扰乱人心绪方面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


 


最近都是雷雨天,外面漆黑的还轰隆隆的很是玄幻,总让我感觉有什么世界大事要发生,而事实是,世界上没发生什么大事,我们家发生了大事。那就是,段宜恩在一个雷鸣大作的夜晚敲响了我的房门,委屈的和我说他今早出门忘记关窗了,被风夹带的雨水浸湿了他的床,问我可不可以今晚收留他一晚。我没什么拒绝的理由,毕竟这整间房子都是他的,但还是在他钻进了我的被窝的时候感觉到了老天爷对我的考验。夏天本来就热,他喜欢把空调开的很低然后只穿一条内裤缩进棉被里,他整个人光滑的像条温热的鱼,我一动也不敢动。


 


这一晚,吃得好睡得好的我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黑眼圈,决定为了睡眠质量着想还是要提醒他今天走之前要关窗,结果被他岔开话题之后就忘记了这件事,直到睡前他又来敲响了我的门。


 


总之之后的每个日夜我都被迫和他睡在同张床上,我不怀好意的问过他是不是其实是因为怕雷声,他倒是坦然的承认了,可是之后明明是万里无云的晴天,他也干脆利落的拒绝我各自睡各自的提议。


 


我俩,真正的同居了。


 




*






最近段宜恩工作上进步很快,和同事的关系也非常好,甚至崔荣宰知道了他的游戏ID之后向他表白其实自己是他的粉丝,他的每场游戏直播即使是凌晨崔荣宰都有看。我挠了挠头,管不得有时候看他那么困,下次再这样就扣工资!我恶毒地想。


 


但是相对于如鱼得水的他,我却显得不太尽人意,公司最近受经济波动影响收支表非常不好看,资金链断裂难以为继。虽然本科硕士都读金融的我深知每当经济浪潮小型企业都会成为牺牲品这样残酷的道理,但当它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我还是觉得有点儿接受不了。我想了下,把名下的车和资产全部抵押到公司资产中,希望能帮助它度过这一难关。


 


段宜恩仿佛能看得出我最近压力很大的样子,经常逗我开心,在这点上我很感激他。毕竟年轻的创业者自杀的新闻屡见不鲜,他们需要承受的压力常人很难体会得到,段宜恩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就每天变着样儿的给我买甜食,有的时候是街角的蛋挞,有的时候是公司楼下甜品店的马卡龙,但看我兴趣缺缺的样子,最后还都是进了他的肚子。


 


有一天公司午休结束之后好久他也没来办公室,我挺疑惑的,他对时间很有概念,从来都不会迟到,况且中午没和我一起吃午饭而是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就已经够让我奇怪的了。时间在我不停地看表中艰难的流淌,我没给他打电话,我不是员工迟到个一个小时都要打电话催的魔鬼老板,我只是,有点想他而已。终于,在差十五分钟两点的时候他回来了,甚至T恤后面被汗水印了一片,他带着午后的热浪冲到我办公桌前把一杯芝士莓莓放到我桌子上,快乐的小虎牙都闪闪发光:“给你的!超多人排队,我想一定很好喝。”


 


我拿起这杯饮料觉得眼睛有点酸呼呼的,他被太阳晒得有点儿红,像只熟透了的虾子一样,但还是目光清澈,自带着薄荷一般的清凉感,那杯漂亮的粉色饮料杯壁上凝结了水珠,聚的多了就淌下来,我看着他同样粉色的嘴唇,忍耐再三才没有在办公室里五双眼睛的注视下吻上去。


 


他真的很好,我对自己说,林在范你值得这么好的他吗?


 




*






我还没来得及捋清自己那点少男烦恼,更大的事就发生了,我的小破公司还是没能挺住,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面临破产了。我盘算着至少要把他们的工资给结算掉,还有来不及发出去的年终奖,一起给掉吧,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却愿意陪我在这么个小公司里耗了这么久,我真的很感激。之后怎么办呢?之后就彻底放手,一别两宽。我在公司里呆着舍不得走,明天租约就到期了,我无力再续租了,但在明天前这里还是我的,是我梦想开始又枯萎的地方。


 


我给段宜恩发了短信说今晚有朋友约我,不要等我了,就放肆的喝起酒来。其实我酒量很差,也不爱喝酒,但现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不知道除了喝酒还能做些什么。但是段宜恩来找我了,不知道他是怎么识破我的谎言的,我还以为我的信息天衣无缝了呢,看他披着月光走进来,眼睛里带着心疼,我突然觉得委屈,站起来把他抱了满怀。我想说得话很多,比如我不太甘心,比如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废物,而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很完美的人,比如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但都被他吻过来的嘴唇压在了胸腔里。


 


他的嘴巴很柔软,身上香喷喷的,闭着的眼睛透露了他的紧张,睫毛在微微颤抖。我觉得自己很窝囊,连第一次亲吻都是他主动,所以不管怎么说接下来的事我都应该占主动地位。


 


所以后果就是,我和他,在我破产的前一夜,在这个拥挤又没有柔软大床的办公室,睡了。


 


我很内疚,把他放在沙发椅上一直帮他揉腰,他却没心没肺的一直在笑,像只餍足的猫,一会儿摸摸我的鼻子,一会儿掐掐我的胳膊。尴尬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他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塞到了我的手上。我惊呆了,问他,这算什么,嫖资吗?


 


他软绵绵给了我一拳,随即趾高气扬的说,这几个月我通过对你公司的实地考察觉得还不错,所以我要投资!


 


我借着月光看了眼支票上的零,羞愤的觉得自己仿佛被包养了。


 


段宜恩又拿脚勾我的腰,我抬眼看他,他眼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再来一次”四个大字。我确信我是被包养了。


 


但看着他眼角飞红,攀着我肩膀软绵绵的叫我的名字的时候竟然觉得还不错?


 


行吧,以后这间公司就是段总的了。


 


最后说一句,他真的吃鸡吃的很好。


 


嘿嘿。


 


 


--FIN


 


番外:


 


“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段宜恩说。


 


“和你睡一起那几天还以为你是性冷淡。”段宜恩又说。


 


“我爱你。”


“我也是。”


他俩如是说。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