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爱情不太顺 小剧场

羚羊:

*小段同学粗去玩了~


*小林老师视角


没头没脑的小故事,类似平淡生活里的一段平淡的经历,甜甜甜!


*


小段同学的毕业旅行想独自完成,我虽然有些担心他的安全,但孩子不能栓起来养,也没纠结很久,只叮嘱他每天晚上都要和我视频聊天,去哪玩了也要告诉我。


“你这和控制我有什么区别!”


他佯装生气,我也装,“我怕我会很想你。”


他又扑进我怀里。


晚上和小段同学一起打包行李时,儿子把他那个两只眼睛无法对焦的美国队长布偶放进小段同学被塞得鼓囊囊的行李箱里,说是能保护他,被我拿出来,塞了几小瓶保健品。一个玩具哪有维生素片来的实在?但我父子俩的好意都没被接受,小段同学把行李精简再精简,在我的注视下还是放了一瓶维B,因为他经常长口腔溃疡。


当然这件事必须瞒着臭小子。


小段同学也不让我送他去机场。


“我是大人了,晚安。”旅行前夜小段同学对我说。


“大人现在都不睡觉。”他懂什么,还得我来教。


“明天我还要赶飞机。”小段同学以此为借口终止了教学。


过了许久后他扯我睡衣衣角,说,“还是教教我吧。”


第二天早上小段同学起的很早,我睡得迷迷糊糊,隐约看见他在床前踱步,黑暗中的他似乎穿的挺可爱的,反戴了顶帽子。他听见我在床上翻动的声音,骨碌碌地爬上床,嘴唇贴上来,告诉我他要走了。


我那瞬间有些舍不得他离开,但我不想影响他出游的好心情,闭着眼睛不去看他,微笑和他道别。


昨晚做了一夜的梦,梦到了拿到博士学位的那天,场景瞬息万变,儿子在我面前自我介绍,“我叫林幸,森林的林,幸福的幸”;背着小书包的小段同学踮着脚尖,下巴搭在我的办公桌前,问我他可不可爱。


关门声响起后,我提着的心才放下来,能够再次入睡。


小段同学飞行的时间很长,要跨越一片广阔的海域,我平静了一上午,下午收到了小段同学发来的飞机餐照片,虽然稍有延迟,但小段同学真是个合格的士兵,严格遵守着长官下达的指令。


未来几天也没有偷懒。一朵花,一座雕像,一栋建筑,蓝天白云,花鸟猫咪,包括他自己。


他真是位合格的游客。


我从好奇他的一日三餐到担心他是否吃饱穿暖;他告诉我他的奇妙经历,但进行至他旅行的末期,我几乎对他绘声绘色的描述失去了兴趣,只希望他能立刻打道回府,他出去玩的时间有点久了。


往往到了需要开口的时候,准备好的询问又变成了“你好好玩,注意安全”。


上了岁数都需要陪伴,我从这次短暂的分别中悟出了道理后回了趟父母家。二老过的自在得不行,天天和棋牌室里的老头老太玩在一起。他们问起我家里的那颗嫩草,我说他正在毕业旅行呢。


“年轻人性子都不稳,你别一大把年纪了还和小孩子玩过家家。”我和小段同学都在一起快四年了,我妈仍在念叨这套陈芝麻烂谷子的说辞。


“你别管他,都快四十岁的人了,”我爸总会适时出现,看似转移话题地进一步深化矛盾,“倒是你,好好练练牌技,别总是输钱。”


看来需要陪伴的人只有我而已。


在矛盾爆发前我逃离了事故现场,绕道去了臭小子的学校,因为我答应他放学会带他去吃承诺的西餐厅,作为他足球比赛获得胜利的奖励。


林幸今年上小学三年级,按道理还是一个玩泥巴扔沙包的年纪,我却看到他和女同学手拉手出了学校,自认为他爹没看见似的,偷亲了人家小姑娘一口。是我疏于管教了,等小段同学回来,可得好好对臭小子进行教育。


“爸爸,你对象啥时候回家啊。”林幸吃饭时突然问我。


“你这么关注我对象干嘛。”


他撞枪口上,我正好逮着他偷亲同学的事情一顿说,臭小子立刻怂了,还要说他俩是互相喜欢。


晚上我和小段同学视频聊天时说起这事儿,他扭扭捏捏半天,说,人家幼儿园就开始追求林老师了。


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了,我无话可说。


“就你这叫追求啊,小屁孩。”我逗他。


“但你还是被小屁孩打败了。”


算是吧。


“林老师,想我不?”小段同学躺在床上,他的ipad侧着,就像躺在我身边一样。


“想。”我说。


“我想回家了——”小段同学把脸埋在枕头和床的缝隙里,他总是用这招攻击我。


“我帮你买票。”


“我没带钥匙,你要来接我。”


“刚出门那会儿不是大人吗,怎么玩一圈就变成小孩儿了?”


“大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好吧。”你说的都对。


机场与车站见证了无数真爱之吻,小段同学没有辜负我对他的期望,我的嘴唇被他啃破了一个口子,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心情不错。


“叔叔——想死我了——”小段同学整只挂在我身上,企图把我压垮。


我捏了一把他的小屁股,是熟悉的感觉。


“欢迎回家。”


end.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