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范宜】Q

羚羊:

这次多了许多对婚姻生活的思考?


67.5是67小节的延续


67.5


林先生的爸妈对于儿子的身体情况没发很多牢骚,但是妈妈说希望林先生劳逸结合,毕竟有时候生病不是一个人的事,自己不注意身体到头来还是亲人在照顾。


“你俩一起,多锻炼,节假日出去走走,别总猫在家里。有条件就开火做饭,外面的东西是好吃但家里的更卫生。”林妈妈已经把一只杀好的野鸡炖上了,还加了药材,屋子里充满了温暖的气味。


段先生蠢蠢欲动。


“改善伙食了。”林先生悄咪咪在段先生耳边说。


“我怎么就炖不出这种味道呢?”段先生没忍住多吸了两口,说。


“这是妈妈的味道,你需要先成为妈妈。”


“那我可能这辈子都炖不出了。”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段先生不打女人和病人。


“小段啊,”林妈妈处理完厨房里的食材,走到客厅坐在沙发的一头,看见了儿子口中的钻戒,伸手把段先生的那只带着戒指手拉过来握着,随和地笑起来,“我们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在范没事经常向我们提起你,说找到了想过一辈子的人。”


段先生耳朵一热的同时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临崖一脚。


紧张又甜蜜,胆怯又幸福的心情杂烩在心房里,如同五颜六色的橡皮泥揉成团最终会变成灰色,段先生觉得还是慌乱占了上风。他很想求助林先生,无奈林先生在他身后。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没什么用的后盾。


段先生只能低头虚心接受长辈的谆谆教诲。


林先生在后面听着,只看背影他就知道他的大宝贝此刻无比的紧绷。


“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做父母的也干涉不了太多。生活不会很顺利,只有踏踏实实好好经营才行。结婚就是两颗心结合到一起……你们也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道理会慢慢懂的。”林妈妈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之前看朋友的孩子结婚,我都理解不了他们,今天总算有点懂……”


林家俩大老爷们坐在外围,见家里的公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病怏怏一个木头了大半辈子,四舍五入全屋子里的男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段先生把林妈妈搂进自己怀里,和林爸交换了眼神后林爸挥挥手,示意孩子别紧张,老太太就是眼泪多。


林先生拖着病体挪到自己麻麻身后环住哭的起劲的她,脸贴着她的后背哄起来,“不哭嘞,我真是天生哄哭包的命呐~”


段先生推他肩膀,林先生知道他的小心思,笑着也干嚎起来,这下老太太又给逗开心了。


“妈你突然来这一出,好不容易答应了一会儿被你吓跑了……”林先生偷看着段先生的眼色,用着他能听见的音量对妈妈说。


“我这不,还是没控制住……来的时候还和你爸说,一会儿不能唠叨太多孩子会烦,但眼看着你也要有自己的家庭了,我们从小把你养大……这种心情你只有做了父母才会明白。”林妈妈说完接过段先生递来的纸巾,手在空中稍稍停顿,接着轻轻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笑着把眼泪擦干,“世界这么大,遇见个投机的人,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希望你们好好珍惜对方。”


林先生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他知道段先生在某些方面的敏感和脆弱,也感激他父母对他的理解和宽容。他想保护他爱的所有人,却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


世上终究是没有十全十美。


“以后遇到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们,在范欺负你了不开心都可以和我说,我教训他。”


段先生摸摸未来丈母娘的头,柔声说,“我们会好好处的,您放心吧。”


“我受委屈我找谁说呢……”林先生扁起嘴。


“退一步海阔天空,小两口哪有隔夜仇。”


“妈你双标……”


“差不多得了,”一家之主看不下去这边的家庭伦理剧,强行打断,“再哭锅都要烧干了。”


林妈妈剜了林爸爸一眼,“你烦死了,从来没见过你有什么表示。”


林先生和段先生对视一眼,默默退出把主场让给两位,看他俩边斗着嘴边进了厨房。


之后一切正常,二老吃过饭后就走了,因为林爸爸说阿呆自己在家会很无聊。


阿呆,林先生爸爸刚养的一只已经会说“你好”和“谢谢”的金刚鹦鹉。


结束了打仗似的一天,客厅又只剩下两个人。


段先生沉默着把碗放进洗碗机,再把餐桌收拾干净,那只在几小时前曾朝他耀武扬威的野鸡被放在纸箱里,吵闹了一阵后现在正安静地等待着命运的发落。


段先生蹲在地上盯着那只纸箱发呆,用手拍一拍,里头的生物又变成了最初不屈服的角斗士,努力冲破禁锢它的牢笼。


“恩恩!”


“小段同志!”


“老婆!”


林先生在房间里咋咋呼呼。


“干什么啦!”段先生趴在门框上,盯着里头躺床的那人。


“想抱你,空虚。”


“不给抱。”段先生边说边在林先生身边躺下,两人搂在一起。


“我妈她今天情绪太失控了。”林先生说。


段先生的尖下巴搭在林先生的手臂上,“她就你一个儿子,她说的话在理。”


林先生:“我就你一个老公。”


段先生:“刚还叫我老婆。”


林先生:“不要去纠结。”


段先生:“没有纠结。”


林先生的头靠着段先生的头顶,问道,“刚和你在一起时我妈问我,喜欢你哪点,这真是个难题。”


“给了你两年时间,想明白了吗。”段先生问。


“一直挺明白的,哪都喜欢,所以我妈真把我给问住了。”


“刚吃的菜也不是甜口啊…”


林先生捏他腰上的肉,段先生笑着拍掉他手。


两人享受了一段听彼此呼吸和心跳的安静时光。


“你想在哪个教堂办婚礼?”林先生问了一句。


段先生思考了一个世纪,才说,“想找一个没什么人的乡村教堂。”


“我以为你喜欢特华丽的能容纳上百人参加婚礼的那种。”


“多少人不重要,重要的人都在就好了。”


“在理。”


73.


林先生康复之后面对的是巨大的工作量,实际上他没好全就回去工作了,段先生对此念叨了好久,时不时就让他辞职,自己来养他。


林先生以不能让钱影响我们的感情为理由拒绝,但段先生表示工作早已代替钱荣登爱情阻力第一的宝座。


好在林先生大病初愈有所收敛,拼命三郎有了顾忌之后也不是那么拼了。


同时段先生也变得忙碌起来。最新完结的长篇小说签了改编剧和电影,新长篇开始连载,漫展签售会连轴转,和林先生相处的时间大打折扣,两人期待了很久的大片上映了两周他俩都没能凑出一个共同闲暇的周末。


期间朋友K和他男朋友分了手,如同在一起时引起的轰动,他们分手的消息再一次成为短期内朋友们讨论的话题。


林先生和段先生是最后知道的。


朋友K人间蒸发,大家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ex退出了聊天群,朋友K删光了关于他俩的一切动态,换了头像。


林先生联系了他失恋的友人,电话里头那人懒散的声音传来,说自己在冰岛。


“啥情况?”林先生打电话的时候段先生坐一旁码字,嘴上不承认在吃瓜,字数摆在那好久没增加了。


“一到晚上心里就不舒服,所以来过24小时白昼。”朋友K说。


林先生为他的文艺骚气深深折服,“之前不是挺好的,怎么突然就谈崩了?”


“唉,他总说我不够成熟,我越谈越是觉得他不爱我,甚至连他一开始和我在一起的原因都摸不清了。”


段先生疯狂暗示林先生开外放。


“他也不带我见他父母,只见了他姐姐。我每次和他讨论起我们的未来,他却反问我,是否已经做好了面对生活琐事的准备,我说我愿意和你一起克服困难,只要还相爱,他说我幼稚。”


听着挺沉重的,林先生和段先生作为刚踏上不归路的萌新,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之后他家里给他安排了相亲,他居然去了。我受不了了,提出了分手。”


“你会遇到更好的……”林先生想不出其他安慰的话。


“但是我还爱他,在冰岛度日如年,又怕回到家,总想着去找他。”


“把话说开,才能解决问题啊。”林先生说。


朋友K轻笑一声,“不知道多久以后我才可以平静地回忆这段日子,真他妈栽了。”


电话挂断后,段先生敲林先生的脑壳,“教别人的时候一套一套,自己遇上了就知道赌气。”


林先生捏他鼻尖,“那是因为你说话太气人,我越想越气,不想理你。”


“我道歉了也没用,我每次都气好几波。”段先生抓住林先生的耳朵。


“你生气的时候我怎么哄也没用,咱们半斤八两吧。”林在范抱住他。


“哪天我也和你分手玩玩。”段先生说。


“别,您这一玩可是离婚。”林先生说。


段先生是开光嘴,朋友K在冰岛没待多久就被ex一个电话叫了回去,两人闪电复合。


“我都做好去冰岛给你收尸的准备了。”林先生在朋友K与ex复合的第二天对他说。


朋友K:“他还是爱我的。”


然而段先生已经看透了一切。


74.


段先生忙完一阵子和家人联系时才被告知Tammy怀了三胎,视频聊天的时候Tammy已经显怀。


段先生看着小baby的B超照片,若有所思。


晚上睡觉时段先生和林先生说了这事,两人扯起了关于小孩的话题。


段先生:“你想不想要小孩?”


林先生:“你给我生吗?”


段先生:“如果你能让我怀孕的话。”


林先生:“赶早不如赶巧,今晚就试一试吧。”


试过了之后段先生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对准备进入梦乡的老公说,“看来没有怀上。”


林先生迷迷糊糊地回应:“那就明天继续努力。”


“万一一直没有怀上呢。”


“那就不要了。”


“你不想要小孩吗?”


“我已经有了,叫恩恩。”


段先生想把林先生晃醒,被林先生按住了双手。


“睡吧宝贝。”林先生说。


段先生许久没有体验过失眠的感觉,今晚大约是个例外。


TBC.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