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你爱我吗 番外十

羚羊:

妈惹我居然连一个番外都写这么粗长了仿佛不是我……


.


Mark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林在范下班回家时他正在熨烫一件衬衣,哼着歌。


“回来啦,”Mark说,“今天工作还顺利吗?”


“噢,今天开会又提到更新节目模式,成天改版改版,烦死了。”林在范脱了鞋,抓了茶几上已拆封的海苔啃起来,“我真不知道正经新闻类节目的听众能扩到哪个年龄段,那不成娱乐节目了。”


“对呀,你播的时间段就是上班高峰,公交车的士都为你们提供了收听率,我每天早上也听。”Mark说完朝林在范咧嘴笑,“你播新闻和播晚安故事的声音波形不一样,与和我说话时的也不一样,但是我最喜欢你播晚安电台的声音。”


林在范绕到他身后搂住他腰,很刻意地压低了声线,“难怪比其他节目收听率高0.03%,是不是都是你的功劳?以后我每天都这样和你说话好不好?”


Mark右手一僵,手里的熨斗直接盖在了他的左手手背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林在范吓一跳,把Mark可怜的左手从高温熨烫中解救出来,红了一圈,还透着亮光。


Mark摸了那块皮肤确定完好无损后松了口气,把手背到身后,佯装生气道:“都怪你了。”


“疼吗,让我看看。”林在范说着就要去拉他手。


“疼,怎么办。”Mark手贴得可紧,掰不出来。


“没坏吧?”


“手指好像动不了了。”


林在范一听又着急起来,“快让我看看!”


Mark不给,“你不突然凑过来,哪里会有事。”


林在范仔细盯他脸,看不出撒谎的痕迹,原本只是想逗一逗他,没想到又给整坏了。转身就要去翻母盒里的说明书,联系研究所的人来修。


Mark看着蹲在地上翻母盒的男朋友,温馨提示他说明书早就被放进抽屉里,林在范又摸去抽屉翻找。


“你要怎么补偿我?”


“先修好再说吧。”


“那你欠我一次。”


“嗯。”


Mark得到了承诺伸手从后面捂住林在范的脸颊和面团,发出得逞的笑声。


林在范知道自己又被整了,转身把机器人扛肩上再扔在沙发软垫里打他屁股,“一点都不乖。”


Mark被打一下都要发出惨叫,林在范拍了几下就笑得拍不下去了,只能用嘴唇蹂躏他了。


“博士最近有外派任务,要回来呢。”Mark趴在林在范身上,用两只食指的指腹帮他梳理眉毛,拉扯他的耳朵说是按摩穴位。


“珍荣?他怎么没和我说?”林在范的手也没闲着,帮Mark按摩臀部。


“可能不太在乎你吧。”Mark说。


“……你最近有点淘气。”林在范压低声音说。


Mark立刻把头埋到他肩窝里撒娇起来,“有Mark在乎你还不够吗~”


“调皮。”林在范圈紧他的腰,又被他嗲住了。


.


朴珍荣登门拜访的那天不巧是个暴雨天,司机把他送到楼下,只是走到楼梯的这段路他的裤管就湿了一半。


门一开正想朝屋子里喊“在范啊你啥时候才搬进你爸妈给你买的电梯婚房啊?”,没想到给他开门的人是金有谦。


“你怎么在这里?”朴珍荣见到这人就炸毛,就像猫和狗的关系,气场不合。


金有谦甚至穿了林在范从前专门为他购置的屁桃拖鞋,说是他一人专属。


“我来蹭饭吃,就许你来我不能来?”


朴珍荣不置可否,进了屋林在范才从厨房里出来,说Mark不喜欢处理鱼要让他来。


“Mark不是智能管家吗?他之前杀鸡杀鸭都不带眨眼。”朴珍荣说。


“他说鱼摸起来很滑有点恶心。”林在范说。


朴珍荣还想继续说,金有谦暗地里用脚踢他才幡然醒悟,这是人家小情侣之间的情趣。


林在范给朴珍荣找了一条裤子,随口和他扯了些生活工作上的事,说起了荣宰的现况,还提到上个月不了了之的同学聚会。


“他们建了一个群,老室友私下来找我,问我宜恩要不要一起来。”


这是林在范这几年来第一次念这个名字,朴珍荣愣了一下,没出声。


“当时他和我那几个室友关系好的不行,都还惦记着,我和他们说他不爱去这种闹腾的地方。”


“班上好多同学都不是本地人,毕业后也都各奔东西,有了新生活后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聚,还真挺难的。”


林在范现在谈论起往事神情都淡淡的,在所有人都刻意绕开雷区时倒是他在渐渐提起,某些没被那人带走的东西像是成为了他灵魂里的一部分,与爱情无关却格外重要。


金有谦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一边说着“不懂学长们的世界”一边往厨房走,客厅里就剩朴珍荣和林在范两个人。


“我去年去见了他的父母,还见了他。”林在范轻声说,“这么多年了。”


“Mark知道吗?”朴珍荣默默观察着林在范的表情,语气变得小心翼翼。


“我和他说我要去见一位旧人,再看看他父母过的好不好。Mark没有多问。”


“我本来以为我看到他的照片会失控,但最后也只是和他说了很多这些年里的经历,临走的时候答应他每年都会来一次,再说一说那一年里发生了什么。 他爸妈身体都还硬朗,弟弟今年年初的时候结了婚,挺好的。”


“对啊,”朴珍荣听着,倒是有些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一切都会变好。”


林在范早就看到了朴珍荣左手无名指的银环,无需多问。


“你自己呢?以后有什么打算?”朴珍荣把话题绕回了林在范身上。


“我爸妈见过Mark了,但是不知道他是机器人。一开始没能接受男媳妇,但看在男媳妇家务一把好手人又可爱的份上勉强接受了。”林在范笑着说,眼睛眯成一条缝。


“哟呵,这得意的小表情。”


“事实啊。”


“你爸妈也怕你孤独终老。”朴珍荣嘴上打趣,心里还是替他高兴。


“他俩也懒得管我了。”


说话间林在范才意识到厨房里的两人都没什么动静,起身过去推开防油烟磨砂玻璃门,发现Mark在小火焖煮食物的时候拿着金有谦的手机帮他过消消乐,金有谦的头越过他的肩膀正专注地盯手机屏幕。


林在范:……


Mark看到林在范后把迅速手机塞回金有谦手里,拿着锅铲像模像样地打开锅盖翻动了一下食物,留金有谦一人吵吵嚷嚷这关就差一点了。


朴珍荣过来倒水喝时看到这一幕,幸灾乐祸地拉着金有谦的手臂回到客厅,报复一样抢走他的手机按“继续游戏”,说,厨房里的酸味都快赶上硫酸了我来帮你过这关。


金有谦有把手机抢回来后说,我死在这关都不要你帮我。


晚饭结束后朴珍荣说他此行除了公务在身还有一个目的是帮Mark更新系统,提高稳定性。


“你们二代都说了多久了,怎么还不上市?”林在范问。


朴珍荣瞥他,“这都是机密,你都有一个初代了总盯着二代干嘛?”


Mark脸上写着“就是”。


林在范捏捏小机器人的脸颊肉,对朴珍荣说,“关心一下现代科学的发展也没错啊,社会结构很可能会因此发生改变。”


“暂时还不会变,因为一般人买不起。”朴珍荣说完把Mark带进了书房里。


TBC.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