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爱情不太顺

羚羊:








.


不能小觑网络信息的传播速度,才一节课的光景,论坛里的水楼已经盖了500+层。


楼主匿名放了几张在教室偷拍的侧脸背面,段宜恩才发现自己当时的眼神有多赤裸裸。楼下的各位一半在帮段宜恩出柜,另一半八卦着经久不衰的话题——人文学院帅哥老师的真实取向,还有几个另类在楼里写他俩的脆皮鸭文学。


段宜恩看的眼皮突突直跳。


“你是那个……?”小崔问他。


段宜恩没刻意向任何人提过,但既然被问了,他也没否认,“嗯哪。”


小崔抱紧了自己。


段宜恩斜了他一眼,“放心,不会对你们下手。”


“你想对老师下手?”小崔继续问。


段宜恩把网页关了,手机还回去,“再说吧。”


“我刚看帖子,里头有人说林老师四年前离婚后就没再续弦,自己带着孩子,平时和其他女性相处融洽却一直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你还是头一个大胆问他有没有对象的。”


段宜恩听到了关键词,竖起耳朵。


“大家都猜他其实是gay。”小崔说,“你gay达应该比较准,你觉得他是吗?”


段宜恩摇头,又无精打采地趴回桌上,他倒是希望他是,但取向的东西很难说。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点着,一不小心便找到了林在范的社交网络,段宜恩犹豫了半秒,小心翼翼地按了“添加”,备注里打了一行字,「林老师,我是段同学」。


等了十分钟,对方通过了。


段宜恩捂着手机看了一眼一无所知的室友,心脏跳的很快。


“你干嘛肉麻兮兮地看着我?”小崔再次抱紧了自己。


“传递心情。”段宜恩朝小崔做了一个wink。


之后两节课小崔都没和他说话。


.


段宜恩一上午的课都荒废了,下午没课,窝在寝室的小床上偷偷爬那幢已经盖了1000+层的通天别墅。


楼虽高干货却不多,林老师多年来做人光明磊落,为人亲切正直,上课风格幽默风趣,加上带孩子的单亲爸爸身份,为男神外观再镀上一层金光。


883楼


想当师母的人多了去了嘤嘤嘤。


895楼


你们见过林老师的小宝贝吗!也是超可爱的!


899楼


我上周在gay吧的卡座还看到一个超像林老师的人!我朋友也觉得像!但是我欠了他作业没敢过去打招呼……


900楼


哈哈哈楼上沙雕


901楼


万一真的是很尴尬吧哈哈哈哈


904楼


899那位,你又知道林老师会记得你,又不是天仙


905楼


899那位,你又知道林老师会记得你,又不是天仙
——————————————————————
杠不死你,一个班十人,你当谁都和你一样记忆衰退?


906楼


899那位,你又知道林老师会记得你,又不是天仙
——————————————————————
杠不死你,一个班十人,你当谁都和你一样记忆衰退?
——————————————————————
十个人都不交作业,您是真的牛逼


后面几百楼除了吵架都是对男神和男神后代的表白,已经和一楼偷拍的大一小帅哥没什么关系了,歪楼歪到所罗门群岛。


段宜恩爬完楼又去看林老师的生活动态,意外没有对他不可见。


除开许多分享的链接,竟然还有他参加幼儿园周年庆给小宝贝拍的照片以及的日常记录,看样子都只有他和孩子两人。


段宜恩抱着一团被子,脸埋在被子里,心脏狂跳,手滑给古早的状态点了赞都没察觉。


小崔从门口倒垃圾回来,看到包成毛毛虫的他,问道:“你冷吗?我空调温度开太低了?”


“没有没有!”


段宜恩此刻最想做的是蹂躏罗密欧的脸,告诉罗密欧或许他还有机会,罗密欧会爱慕且顺从地看着他,让他信心倍增。


.


「摄影技巧」成了段宜恩最上心的课,他打算用自己的压岁钱买一台相机。


「老师,我想买相机,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段宜恩找到了和老师搭讪的借口,仿佛在重蹈童年的覆辙。


小林老师:你预算大概多少?如果只是为了做作业的话用手机拍就好了


「我很感兴趣,想专业一点。」段宜恩打完几个字自己都不信,他一点都不喜欢拍照。


小林老师:入门级的就行,先学习构图角度和光影的捕捉,再追求设备


林在范随后给他分享了几个品牌和型号,让他看喜好择其一。


「我买回来您能指导我使用吗?」段宜恩厚着脸皮问。


几分钟等的人心灰意冷。


小林老师:可以


「谢谢老师」


小林老师:不客气


段宜恩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恨不得相机能秒送到他手里。


对话框顶部显示的“对方正在输入…”刚出现便消失,之后再也没有消息进来。


段宜恩又花费了一个晚上辗转反侧,思考那些被收回去的话究竟是什么。


第二天第三天,段宜恩拍了一堆照片,以寻求指导为由,不停地“打扰”林老师,除了照片还能聊点其他的,例如,为什么不继续当幼儿园老师了?戏剧影视文学涵盖了哪些内容?摄影以外的其他爱好,甚至聊校门口的小吃店,段宜恩吃了什么夜宵都要给林老师发过去,为了撩他,有说不完的话。


林老师的回答通常一本正经,还让他别吃太多路边摊,段宜恩腹诽他端着老师的架子,想象他在自己面前说,太兴奋了竹签没插中,打包盒里的椒盐小土豆打滑起飞,飞到了对面小崔的碗里。


小崔:“……”


段宜恩: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再把小土豆夹回自己嘴巴里。


综合大学的好处就是人多专业多,学院之间离得远,即使通天别墅盖了一万层,见不到段宜恩的人还是见不到,段宜恩平时走在路上也没人过分注意他。但偶尔也会收到表白墙的表白,或者碰上几个拦路要电话号码的,像他要小林老师电话号码一样脸皮似那城墙拐弯处,他的答复则统一为“不好意思我不用电话”。


惊世骇俗又傻逼的借口。


小崔问他,你是不是在异地恋?


段宜恩:“我单身啊。”我网恋啊。


小崔:“奇怪……”


相比起来小林老师脾气真好,段宜恩在名为林在范的沼泽地里扑腾,往下陷的理由全是他自找的。


.


拿到相机的那天段宜恩想约小林老师到校外吃泡菜火锅,却被对方告知孩子生病正在医院打吊针。


段宜恩在教师休息室门口急刹车,电话那头动听的男声正在说“改天吧”,句末还带着声哄孩子般的尾音。


“你们在哪家医院呢!”段宜恩趁着电话还没挂,急忙问道。


林在范顿了顿,说,“x市中心医院。”


遇到喜欢的人总想着努力一把。


段宜恩手里拿着点心店买的红糖小熊面点和小米糕,站在门诊的儿童输液室门口往里看。


孩子睡着了,爸爸握着他的小手给他按摩防止输液后的血管僵硬。


段宜恩经过了很多人才走到林在范面前。


“你怎么过来了?”林在范看到他也不惊讶,仍然问了一句。


“顺路。”打车费是起步价的三倍还多,一点都不顺。


“下午没课?”


“今天一天都没有。”


“现在的大一课程都这么轻松了吗?”


“轻松,如果不是隔三差五就要上满12345678节课的话。”


“你这是没选好课。”林在范笑。


当然啦,为了旁听人文学院的课退课重选而已。段宜恩偷偷瞥他,“你下午不是有一节应用写作学的课要上吗?就这么翘课了?”


“这你都知道?”林在范这回倒是有些意外。


“听说教师事假太多会影响年终考核。”


林在范打量起面前用无辜大眼睛攻击他的学生,“对,但是没办法。”


“孩子他妈呢?”


被林在范似笑非笑地看着,段宜恩努力表现的一无所知心脏也快跳到嗓子眼。


“他妈妈在国外,赶不回来。”


“哦。”


终于问出了终极问题,答案却不尽人意。段宜恩也不知道他想听到怎样的回答,但至少不是从一开始到现在的顾左右而言他。


沉默良久后,林在范问:“小同学,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呢?”


想你以及想泡你。段宜恩说:“脑袋空空。”


“布置的摄影作业做好了吗?”林在范又问。


段宜恩翻出背包里崭新的相机。


林在范给他调试了一个适合的参数,说:“作业题目是‘夏天’,你现在拍一个。”


段宜恩顺手拍了林在范穿着短裤凉鞋的下半身,“夏天,短裤和毛腿更配。”


林在范被他逗笑。


段宜恩又举起相机拍他,怕他躲开快速按下快门,却把焦对到了远处因为扎针嚎啕大哭的孩子脸上。


林在范看过照片,说:“臭小子昨天不听话吃了太多西瓜,受凉了,折腾到后半夜,今天扎针也哭得像只猴。”


“还不是被你惯的。”段宜恩说。


林在范抬头看他,温柔地笑起来,“对呀,我惯的。”


“你这样不对……”段宜恩声音越来越小。


“爸爸……我想尿尿……”


两人对视的时候小朋友醒了。


.


电话来的也很是时候。


段宜恩自告奋勇带小朋友上厕所,林在范也没抢着,接了电话就从输液室出去了。


“你是谁?你认识我爸爸?”小朋友问。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认识你爸爸了呢~”段宜恩挺着胸脯。


“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吗?”


“很快就不是了。”


“为什么?”


“因为……你爸爸不适合做朋友。”


“为什么?”


“宝贝你的问题怎么都问不完的?”


“因为你说的我都听不懂。”小朋友撅起嘴巴。


段宜恩贼兮兮地笑起来,从口袋里摸出新买的乐高模型,“虽然你听不懂我说的,但这个你一定认识。”


“蜘蛛侠!”


等小林老师打电话回来,一大一小已经回到座位上吃着小米糕,其乐融融。


“手洗过了吗?”林在范皱眉,看到他儿子脖子上挂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玩具。


小朋友伸出十个手指头,“葛格帮我洗的超干净!”


林在范把输完液的儿子送到了爷爷奶奶家,应了段宜恩的话,他需要回去上课。小家伙下车前向刚认识的大哥哥索要了抱抱,被林在范从后视镜里看的一清二楚。


段宜恩在小朋友下车后钻进了副驾驶。


“你想吃泡菜火锅?”林在范问。


段宜恩偷偷看了眼时间,在小林老师工作前吃一顿午饭绰绰有余,便说:“想。”


林在范也没异议,就近找了家韩餐店。正是午餐高峰期,店门口排着队,林在范询问过段宜恩的意思,不介意小桌,两人便插了队,坐到角落里的两人位。


选好了套餐进入了尴尬的等饭环节。段宜恩捧起玻璃杯挡着自己的半张脸,对林在范说:“老师,其实你是单身吧。”


“对。”林在范这次没有打太极,承认的挺快,单手撑着脸看面前攒动的人群和他们面前的食物热气,“四年前离婚了。”


“一个人带孩子挺辛苦吧。”


“我以前带26个孩子,”林在范朝段宜恩淡淡笑起来,“26个里总会有几个调皮的,特别是还有那种每天抱着不撒手的。”


知道他在说自己,段宜恩脸颊发烫,“那也只是抱着,没添麻烦。”


“刚那个乐高是你给的吧?”林在范说。


“初次见面,总得有点见面礼。”


林在范的眼神又飘到远处,“你我还十多年没见了呢,怎么没见你送我什么?”


“我你要吗。”段宜恩说。


林在范意味深长的眼神再次瞥过来,看的段宜恩脸红心跳,在服务生把盛了食物的小锅端过来时,说了句“不要”。


段宜恩撇嘴,“那没有可以送的了。”


“相机送我吧我正好缺个口袋机。”林在范说。


段宜恩立刻一脸“你还要不要脸”的表情护住怀中的包,“才买的!”


“吃饭。”林在范往他面前的碗里夹了一块芝士年糕。


“……”


段宜恩初次“告白”遭拒,多少有点情绪,小林老师给烤的肉给夹的菜都变得平淡无味。


吃完饭后坐顺风车到了寝室楼下,林在范说,照片好好拍。


“你嫌弃毛腿?”段宜恩舍不得从二人世界里出去。


“照片要展示的,毛腿太辣眼睛了。”


“不辣。”


“回去吧。”林在范说。


“拜拜。”


段宜恩抱着包,目送小林老师的车往教学楼的方向开,开远了才想起来自己原计划是要蹭课的。


.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