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范宜】喜欢秋天吗

Lindsay:


意外的组队 故事没有关联


喜欢春天吗  


喜欢下雨天吗


喜欢夏天吗




我好像没有写过软软的恩恩 我来试一下水!

慢热实则软萌的兔妖✖️温柔其实迟钝的狐妖

设定在范哥哥比小恩大

都是套路 故事从天上掉下个林哥哥开始👇




1

止园来了一个新人 其实不能说是来 完全就是从天而降 

“都愣这做什么 救人啊”

“可.....他是狐狸”

“人命关天”


2

等到捡来的狐狸醒来之后已经是两天过后 

林在范一睁眼就看到一个人影在自己床边 立马竖起身子做出防备的姿态 却扯的胸口一阵刺痛

“别动”

渐渐恢复视力之后才看清眼前的人 林在范自诩阅人无数 这么好看的人却是头一遭 真可谓是面如冠玉 跟自己比起来对方一袭白衣 长身纤细带出一股子少年感来

“兔?”

看着窗边的人点了头 林在范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被一个兔子救了 

“不怕?”

“你受伤了”

林在范咧开嘴笑了 “你叫什么名字?”

“段宜恩”

“宜恩” 林在范倒是自来熟的直接去了姓氏又问 “你多大了?”

“年未过百”

白衣少年抿了抿嘴走开了 看上去不想再透露更多 “一会儿会有人来给你换药的” 他想他被狐狸眼上的两颗痣吸去了注意力

“我叫林在范”


3

“宜恩 他们是不是都不喜欢我 ”

林在范靠在窗边看着已在窗台上看书的人 百无聊赖的挑起话题

“怎么说”段宜恩嘴上这么问 实则却在腹诽你是狐狸他们能喜欢你才是有鬼

“换药的时候 他们下手挺重的”

窗台上的兔子果然被引起了注意力 合上卷子跳下来 又停在离床一米的位置

林在范指了指胸口 “老是出血”

段宜恩动了动鼻子 还是没能再走近一步 

床上的人皱了皱眉 “不帮我看看吗 他们都说是你要救的我 现在不能不管我 我不会伤害你的” 

兔子叹了一口气 走到床边轻轻的拉开底衣 哪有什么血

刚要起身却被人拉住了 力道不小 直接跌入怀里

陌生的气味扑面而来 让从没出过止园的人从心底里生出一股怕意

“别怕 我哪里会伤害你 ”

力道一松 林在范在怀里的人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以后你来帮我换药吧 我就会好的快一点”

4

竹叶穿过纸窗 林在范抬手截住 帮旁边睡的歪七扭八的人掖好被子 轻声出门之后又小心的合上房门

“珍荣”

“是谁?”

“段宜恩”

“是个好名字”

“人如其名”

朴珍荣扔下手里把玩着的叶子 看了眼天空 不过是个连月亮都看不见的雨天 秋风钻进袖口生出寒意

“哥 要小心”


5

林在范醒的时候天刚大亮 起身去准备了早餐 才把被子上的人摇醒 明明自己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躺在被子里的 真是一刻都不老实

床上的人没有要醒的意思 林在范去挠他在被褥下半遮半掩的脚丫

“在范哥哥…”

兔子睡得迷糊 连耳朵露出来了都不知道 无辜的穿过乱发乖巧的垂在两边

林在范忍不住摸上去 是意想之中的松软 带着阳光和糕点的温度

动物的耳朵总是敏感 更何况是早晨 

段宜恩忍不住抖了抖耳朵 流出一声轻哼 狐狸立马起了反应 伸手打落的床帘 压在兔子身上 手边扯住被角 两人又重新滚进被子里

再起床已经差不多午时了 段宜恩这下真是被折腾的起不来床 

“腰还疼吗”

床上的人翻着画册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轻哼

“先吃点东西吧 该饿了”

林在范拿着红木小桌板上面有段宜恩最爱的桂花糕 凑过去吻了吻兔子气鼓鼓的脸

“你太可爱了 我没忍住 不然我帮你揉揉?”

段宜恩一把合上书本圈成一圈去敲林在范的头

狐狸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林在范挨了两下 一点也不疼的力道 拨了拨兔子被风吹开的刘海 “桂花开了 这是今天他们趁着晨露采来做的 一会儿吃好我们去看”


6

年末的时候趁大家都在胡闹 林在范趁王嘉尔去解手的时候一把把人把到草丛里 下的王嘉尔一下差点没把持住

“干嘛呢在范哥!”

“我问你个事儿”

“等我放个水先!”

......

好不容易等王嘉尔解决完 林在范把人拖到角落里找了个安静地儿

“我来五年有余了吧 ”

“是啊! 时间过得真快 想当初你来的时候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要不是宜恩执意救你 你那里还能在这儿悠闲啊 话说你还没想起来你的家事啊....你不会....”

林在范摆了摆手实在忍不了这个话唠 要等他自己停下来指不定天亮

“这些年来我对你可好”

王嘉尔收了音认真点了点头 

林在范又问 “我对你宜恩哥好吗”

王嘉尔又点了点头 大眼睛里透着疑惑 林在范知道他下一秒要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抢先一步开口

“那我怎么都没见过他过生辰?你们不是都有过”

王嘉尔喝了酒的脸红扑扑 眼神飘忽起来 “他自己不喜欢过”

“哪有人不喜欢过生辰的 我看你巴不得天天过”

“哎呀!我不能说!宜恩哥不喜欢别人提!”喝醉了酒连说话都说不清囫囵吞枣的 “荣宰他们还等着呢 我们快去吧”

林在范一把抓住要起身的人 “你告诉我 我不说 他不会生气的”

王嘉尔看着眼神坚定的人开始思量 按照在范哥的性格自己不说怕是别想走了 反正他迟早也是要知道的吧 

“那好吧 你发誓 你绝对不能告诉他是我说的!!”

“好”

“你说你发誓!”

“我发誓”

“举起五根手指头!”




林在范强压着心里想教训人的怒火 这五个手指头竖起来他是真的想一巴掌拍下去 深呼吸了一口气 林在范还是乖巧的举起手掌

“我发誓”

王嘉尔将信将疑的看着高高举起的手掌 打了一个哆嗦 腊月可真是太冷了

“宜恩哥的生日是九月四”



7

林在范的耐心倒是好 硬是又等了九个月 四号一早天还没亮他就跑道树下挖出了自己埋下的那坛桂花酿

献宝似的在亭子里打开 香味一下就争先恐后的冒出来 可并没能引起主角的主意

“怎么了?“

“有点累”

“你每年这时候都这样”

“嗯...不太喜欢秋天” 段宜恩靠山身后的柱子 红漆已经被蹭的掉色

“今天是你的生辰吧”

“你怎么知道” 明明是一个疑问句 却没有任何的温度和语调 林在范觉得这比他们初见的时候还糟糕 自己总归还是没能进到段宜恩的心里

“你不说 我只能自己打听了 这壶酒是我刚来第一年的时候埋下的 就在你发现我的那颗树下 今年是第一个我陪你过的生日 年份虽然不久 但是总归有意义吧 毕竟我们之后的千百年 我再酿别的给你也不迟”

段宜恩侧过身子晃了晃腿,酒杯里映着过了满月消瘦下去的月亮

“他们没告诉你我不过生日吗”

“告诉了 但是我想知道为什么 从你这里”

段宜恩拿起酒被凑到面前轻轻摇晃 荡起一层香气 “母亲因为生我之前受了风 染了病 生出我之后身体更弱了 就再也没能好 这一病就是一整个秋天 父亲这个时候也总是在墓地里呆着”

桂花酿的味道不错 林在范却喝的比段宜恩还多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难受 大概他也不喜欢秋天


8

林在范喝了酒之后第二天醒来头疼的不行 试探着问了段宜恩生怕自己喝醉了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好在段宜恩没有什么异样 心情倒是好了些 自己也算是放了心 

不过这头疼过了几日也没有转好的趋势 连带着想起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说者无心 听者有意 段宜恩知道他怕是要回家了

林在范趴在床上撑着手臂侧着头看着段宜恩 “那你要跟我走吗 ”

说实话 段宜恩自然有心动 可他还是说了不 

止园里的第一条训戒就是千年以下的妖绝不能踏出止园半步 若是私自出去就再也不得回来 

止园说是园 实则是一整坐山 有不少人窥视 但好在兔王也能靠自己的能力给为数不多的子民画出一片乐土 

他是知道的 自作为兔妖之中的稀有品种 园里这样也是为了保护和保证后代 他们之所以会成为稀有品种 就是因为他们的心 能让人一步登天 没有人不想走捷径 可他们却生长慢 道行也长的慢 千岁之前出去 无疑送死

“怕什么 我带你去我家 替你掩去兔子的味道 没人会知道 出去一次不会被怪罪的 你从没过过生辰 就当我送你的礼物”

段宜恩将手缩进宽大的袖口 说不好奇是假的 林在范口中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精彩 他害怕自己的犹豫 但他也害怕林在范的离开 这个让他犹豫的本源 

“你信我吗?”

“信” 段宜恩没有犹豫 于是林在范把人揽进怀里

“那我等你”


9

“听说二少带了个人回来吗!!”

“金有谦 你别咋咋唬唬的” bambam 从树上跳下来啊在同龄朋友的头上敲碎了个核桃 被唤作金有谦的大高个疼弯了腰 “一会找你算账 珍荣哥你先告诉我情况”

“什么情况!我看你们就是师傅留给你们的课业不够多 还不练功去!”

朴珍荣严肃的时候弟弟们都怕 只得强压下好奇心 等待下一个时机 

“我还以为你你是要入赘了 都二十年了 刚刚有谦他们还问呢”

林在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指了指院子

“他太累了 昨晚一整夜都没睡”

“你都不知道害羞的吗 ” 朴珍荣是真的不懂 林在范什么时候这么毫无节制并且毫不遮掩的了 “不过你当真舍得?”

“你指什么”

“别装不知道 我说兔子 你们也近二十年 我看得出来 他很喜欢你”

“二十年就是为了这一刻 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成为狐王 迎娶狼后之女”

林在范没再说话 抿了嘴算是默认

“在范 你要想清楚了 有的事做了就再也不能后悔 有些事情 却还有别的机会”

林在范不是一个喜欢变更计划的人 即使是在这件事上 他从不做白费力气的事 “狐王下月五千年大办酒宴 必是个好时机”

朴珍荣没再说话 反正到最后后悔的也不是自己



10

小兔子一醒就知道林在范回家了 兴致冲冲的跑去书房找他 “你去哪儿了”

“怎么来了?”




“好久没见到你了”

“我现在跟珍荣商量事情 你先出去 我一会去找你”

“小心受风”兔子一下子就敛了笑容 退出房门之前还掩上了门窗 

“真要这么狠?”

林在范也不知道 其实明明应该更小心的不露出马脚 可大概是心里觉得这样对两个人都好 

“我说了一会儿去找他”

朴珍荣漫不经心的拿过卷章 “你每次都这么说”

林在范关和朴珍荣商量好事儿 倒是真去找段宜恩了 今年的春天却是来的有些迟了 明明窗外已经有些绿意了 可这风还是凉中透着湿气 到房间里关上门窗 把凉意隔在外头 

伸出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兔子的脸 微微用力 粉色的嘴唇就鼓起来 林在范上前吧唧了一口 却没能停下来又吻上去

舌头的侵入让纯洁的亲吻变了味 呼出的气都变得滚烫起来

“在范哥哥 不要了 ”

林在范看见兔子冒红的耳尖 “宜恩 下个月陪我去看父亲吧”

床上的兔子讨好的笑了笑 “最近好累 我能不去吗”

“不行 听话 ”

段宜恩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林在范看着垂下眼皮的人 强压下心头的不忍“好好休息 倒时候就不累了 ”

有些事情 还是要早点了断好


11

“小兔子!你在范哥哥让我今天来陪你玩儿!”

段宜恩拖着腮帮子在池边逗乌龟 “珍荣儿 ”

林在范不在的时候总让珍荣哥来看着自己 珍荣儿虽然也很好 但是这里不比止园 实在是无聊的很 自己也没有朋友 他已经开始想念活泼的王嘉尔和可爱的荣宰了

“在范哥让我跟你去买新衣服”

“是吗”

小兔子还是兴致缺缺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

珍荣也不免心疼 他知道林在范最近总是避着段宜恩 也不知道是真忙还是无事忙 白天在外面忙的天昏地暗 晚上还要在书房里处理剩下的事情 

“他很忙嘛 他是狐王家的二少啊 你也是个大少爷啊 你应该懂的 ”

段宜恩点点头 可其实他不懂 他一向清闲的很

“你觉得在范他还喜欢我吗?” 叹了口气 声音听起来未免有些无助

“他喜欢你的” 珍荣顺着小兔子的视线看着那迟钝的乌龟 这句话他没有撒谎



12

段宜恩买了新衣服 就往林在范的书房里跑 看见坐在书桌前看书的人就把自己往林在范胸口和手臂里的空间里一塞

“我的新衣服好看吗”

“好看”

“你都没看”

林在范叹了一口气 捏捏兔子的腰 “你站起来”

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白衣 袖口有一圈丝质的蓝色宽边 映着桂花的暗纹“好看 ” 可穿在小兔子身上确实好看 林在范收回眼神 “早点休息吧 明天一大早就要上路了”

“你不来睡觉吗 ”

“我还有事情要做 ”他没有说谎 明天就是狐王的寿辰了 在这之前他不能出任何差错

“可是我很想你”

“明天之后 我就好好陪你 ”

段宜恩走后 朴珍荣侧着身从屏风后钻出来 “我可怜的宜恩啊 怕是只有明天了”

林在范盯着案板没出声




朴珍荣笑着看了眼林在范 “你当真舍得?”

这是朴珍荣第二次这么问他 可他能给出的答案却是不能再改 “我没有反悔的余地”


13


林在范坐在马车里心绪却定不下来 他老是想着小兔子在坐进马车之前问自己的话 

“在范哥哥 你当真喜欢我吗”

其实段宜恩并不经常这样叫自己 除开性事的时候 也只有睡的糊涂或是没有安全感的时候 

但是他怎么会这么问呢 自己是要带他回家 这在常人眼中完全是对爱人做的事 可这两天他的确反常 难不成他的小兔子起了什么疑心?

林在范越想越不安 叫人停了马车 决定同段宜恩坐同一辆 可拉开了段宜恩的车帘那一瞬间就好像着实了自己的不安

风一下一下翻着门帘 里面却空空如也 

段宜恩不见了 


14

珍荣在府里撞见林在范的时候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在这 再不走狐王生辰要赶不上了 

“宜恩不见了!”

“你说什么!” 朴珍荣也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一下车的时候 人已经不见了!”

朴珍荣也犯了难 半晌之后却说 “不如就这么放他走吧 ”

“以他的修为别说是一日 就连一个时辰也是危险的!你知道止园里出来的兔妖有多少人惦记着!珍荣 帮我找找他 只有你能帮我了”

“可你也要他的心 与其让他先在送死 不如给他留一线生机”

林在范现在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忍心把他的小兔子送出去 一直以来的生活让他想得到父亲的认可 家族的训诫让自己步步为营生来就为了做强者 也一心要超过自己优秀的哥哥 可他在发现段宜恩不见的那一瞬间才知道他强迫自己把犹豫放在一边的心情不过是自欺欺人 要是到了狐王的寿宴 自己真有本事骗了段宜恩把它的心掏出来吃了吗 

其实若是自己只要他的心何必大费周章带他去狐狸窝 不如骗他出园的那一刻直接杀了他 什么小心翼翼 不露马脚不过是自己的胆怯在拖延

“我只想他平安回来”

朴珍荣大概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不是说段宜恩会逃跑 而是林在范会后悔 在他第一次去止园的时候 对林在范说要小心的那一刻 他就嗅出了端倪

他知道段宜恩年纪虽然小 但并不笨 大概是哪里走漏了风声 让他知道了点什么 才会逃跑 也是 对方要你的命 不管是谁也要先保命再说

 
15

林在范找到段宜恩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年之后了 那之前连朴珍荣都告诉他放弃 那么久了 不过是刚练成人形的小妖 怕是早就没命了 更何况他还长着一副引人注目的好皮囊 

狐王千年的寿辰他没去 大哥顺利的继承了王的位置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不眠不休的找人 自己也变得狼狈不堪 

他回过止园 也差点在那里丢了性命 他知道段宜恩也回去过 可戒律就是戒律 他们不允许破坏规矩的人重新回来 更因为他是兔王的长子 若是不树立一个榜样 人人都能跟别人私奔

段宜恩没能回家 可林在范还是幸运的 那天下着大雨 林在范被一股狼味引去 照理说他是不会管的 无非是群内斗争 可掺杂着雨水的味道林在范总觉得还有一丝什么别的气味 

他看见一只雄狼叼着段宜恩的脖颈 身边躺着争夺的牺牲者 若是再晚半刻 他的小兔子就再也回不来了 

林在范不费吹灰之力的扭断了雄狼的头 抱起那个在雨中泥泞不堪的人 强迫自己忽略小兔子衣衫上的血迹 

“在范哥哥”

“我来了 你别说话 我带你回家”

不管林在范再怎么强迫自己镇定 颤抖的呼吸声和加速的心跳还是出卖了自己

少年还是一袭白衣 是自己让珍荣陪他出去买的那一件 就像自己二十年多前第一次见到段宜恩的那样 可是怀里的人去没有了以前的温度 

“在范哥哥....你知道刚刚他叼住我脖子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听话 我们回去再说” 林在范怕 怕段宜恩现在这么喊他 他理当骂他 打他 想杀了他 可是他却喊自己在范哥哥 就像走到刑场之前最后的那一碗酒 他刚要抱起人却听得一身闷哼 

段宜恩张嘴喘着气 林在范不敢再动等他缓过神来 

“我想反正我也回不去了 这颗心给别人 不如给你” 

他知道的 兔子的心 越小越醇 最好不过百年 

如果说林在范之前只是怀疑段宜恩是知道了真相 现在忐忑不安的心完全是被判了死罪 “我不要你的心了 你回去跟我好好养病”

段宜恩摇摇头 “今天是我的生日 就当作给我的生日礼物好不好?可是在范哥哥 那个跟我一起在亭子里喝酒赏花逗蚂蚱的人才是你 在范哥哥……你笑起来傻傻的……”

“你别睡!” 林在范看着怀里的人闭了眼睛 连呼吸也渐渐弱下去

“不要怪自己 是我贪玩”

小兔子睡着了 林在范最后还是没舍得挖出小兔子的心 抱着他跃入丛中 





“你当年怎么没要我的心”

“你明知故问 ”

“那你现在跟我一样大啦 变得不厉害了 ”

“那我还是你的在范哥哥”


2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事”

“记得我生日那天你给我的月桂酿吗 ?你喝醉的样子真可爱”


—完—

评论

热度(114)

  1. 恶作剧一场Linds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