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范宜】草莓包装纸与胡桃夹子 10

羚羊:

单恋真的挺折磨的,删删改改还是决定做个人,不坑了


10.


S岛一行后林在范和段宜恩再没见面,林在范每天盯着那个头像那个备注名称总想说些什么,但段宜恩旅行时的状态和在社交软件上差别有点大,偶尔冷淡的回应又能让人郁闷老半天。


林在范把在岛上拍的照片冲洗出来,那张糊掉的残影被他装在了小相框里,和他各类奇怪的收藏放在一起,像是填补了胡桃夹子的空缺。


拆快递那天林妙也在,自然也是看到了那张不像样的合照。


“为什么要用这张?”林妙举着照片问她哥,“我记得我帮你们拍了一张特配的呀。”


“这张是他拍的。”林在范说。


林妙第一反应是恍然大悟,随后咬牙切齿,“我重色轻妹的哥,你还能不能行了。”


林在范掏出手机给他妹展示了自己和她的聊天界面,已然换上了那张超配的照片,“以后和你聊天都能看到你给我拍的照片。”


林妙脸上写满悲愤,攥着相片就差没哭出来。


林在范目的达成,给林妙发了一个红包。


“这还差不多。”妙龄少女喜笑颜开,表示往事都可以随风。


“我见钱眼开的妹,还能不能行了。”


“这是我的人工费啊,拍照片很累的!”


“我给你拍的那些怎么算?”


“哥哥对妹妹的爱啊”


林在范嘴角耷拉下来,对林妙的说法不予以评价,继续整理他的照片。


照片能记录情绪,他喜欢把它们冲洗出来,看见它们会想起自己在面对这些景色的时候正在想些什么。


他很要命地发现几乎每一张都能和段宜恩扯上点关系,最后都会让他联想起旅途的末尾那场太阳雨,他们没有选择进入路边的咖啡厅,而是打着伞在雨里,段宜恩完成了一副画的二分之一。


像两个疯子。


一切都是因为段宜恩说那个角度的光影恰到好处。


林在范第一次见他专注绘画的样子,一言不发。他也不敢出声,这便给了他欣赏身边这人侧脸的正当理由。


好在无风,雨垂直而落。


林在范的上衣几乎湿完了,心也湿了,像摄入了大量的可卡因却不能有所作为,只能任心情自由发酵。


雨停时接近四点,段宜恩注意到林在范一动不动为他撑了几个小时的伞,即使画还没完成,良心上也开始不安起来。


“走吧,回去了。”段宜恩说着开始收拾。


林在范这才感受到了手臂的酸麻,把伞收了,“不画了吗?”


“回家再画了。”


“画完能不能给我看看?”


“直接送你都行。”


段宜恩收画具时抿着嘴唇,林在范猜他在忍笑。


“哥,你最近和小段哥哥有什么进展吗?”见林在范盯着手里的小本钟照片发呆,林妙问了一句。


“没有。”林在范说。


林妙瞪大了眼睛,“啥?你俩就这么结束了?”


“他可能不喜欢我吧。”林在范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编辑短消息,“你暑假作业写完了吗?这一天天就在这荒废。”


“别转移话题!我作业早写完了!”


“那多约同学出去吃吃蛋糕看看电影,没钱哥给。”


“哟,”林妙打量起她哥,“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之前说一分钱都不给我的人是谁?你把我哥藏哪去了?”


林在范看她的眼神也很真诚,“之前哥太过分了,现在想弥补。”


“说人话。”


“你今天出去玩好不好。”林在范说。


林妙脑袋瓜一转,今天周末,爸爸S岛之行没陪妈妈,所以出差回来就报名了一个周末农家乐带妈妈去看花海。老两口一大早就大包小包出了门,家里只有她和林在范。


“你要在家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林妙故意问道。


“我刚问他,有没有兴趣来画向日葵。”


“画什么向日葵?”


“墙上,随便他画。”


“我也想看。”


“我看你生日也快到了,购物车里的超像可动……”


“成交!”林妙听到这个打断她哥的话,立刻起身回屋换衣服,“今天出去玩的钱也是你出哦!”


“我出我出,玩到晚上再回来。”


林妙从墙后面探出个脑袋,慢慢悠悠地说:“我直接在外头过夜好了。”


“那可不行,九点半前就得回来,去哪也要告诉我,同学手机号码也给我一个。”林在范说。


“你怎么也变得像老爸一样啦!”林妙声音飘远。


“怕你被人拐跑了,我连个斗嘴的人都没有。”林在范朝林妙房间喊,同时进了他自己的房间里,就在妹妹对面。


他也要换一身衣服,因为他要去把画家先生接回家里。


十五分钟以前他问段宜恩之前答应的画墙还作不作数,段宜恩的回复没有任何迟疑地在对话框中弹跳出来,“今天我没事做。”


“我接你。”林在范说。


接着收到一条定位信息。


“快到了打电话,我去路口找你。”段宜恩说。


在林在范眼里这就是他俩的第一次约会了,在穿衣镜前搭配了好一会儿。


林在范收拾好后去敲林妙的房门,小姑娘头发扎到一半,看到他突然精致的哥,眼神里满满的戏谑。


林在范被她看的发毛,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地拍林妙的手臂,“你朋友电话给我一个。”


林妙夸张地嚎了一声,捂住被打的位置,
“哥,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不喜欢的人对你又是摸又是抱的,你会怎样啊?”


“揍他吧。”林在范想都没想回答道。


“你看你对小段哥哥又摸又抱他都没有揍你诶。”林妙说。


林在范发现自己的确没注意过这方面的问题。


“他其实不排斥你对他怎么样吧,我真的很好奇……”林妙扎好头发坐到床上,面对他哥,“他知道你喜欢他吗?还是说他其实也对你有意思但是,你俩就,谁都不提?”


“……你整天瞎操心什么。”林在范不想把感情的事摊开说,即使他也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不试探一下?”林妙说。


“万一没有,只是你我的错觉。”林在范说完产生了点负面情绪。


“你也只是试探,正好让你死心。如果不是错觉你岂不是赚翻了?”


林在范怀疑地瞥了他妹一眼,成功被林妙分散了注意,车开出小区大门才想起电话号码的事情。


今天室外温度接近40℃,汽车广播里的音乐也十分应景,动感十足。林在范被他妹点拨后一路上拼命回忆他俩在岛上相处的那几天,想发现一些被忽略掉的细节,但左思右想,每个人的底线不一样,段宜恩待人亲近,他愿意接受自己无意识的越界行为,并不能代表什么。


或许只是比较善良。


自己也没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啊!林妙大猪蹄子!


段宜恩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旁,林在范老远就瞧见了,也不知道是他本身就招人还是自己对他的敏感雷达。


他穿白色很好看。


林在范朝他按了喇叭后停下车,只是等他拉开车门进来手心里就冒了点汗。


“怎么站在路边,热死了吧。”林在范朝把空调出风口对着自己还拿手当扇子狂扇的人说道,顺手把前面街道路边买的柠檬茶递给他。


段宜恩喝完半杯后活下来了,瘫在副驾驶座上,“我估算你快到了,才从家里出来,没想到短短几步路,我衣服就湿了一半。”


林在范:“也别对着吹,容易着凉。”


段宜恩看了林在范一眼,眼里带着笑,把空调出风口换了方向,老实靠喝柠檬茶去暑。


“真听话。”林在范故意打趣他。


“让我想想上一次听到这话是什么时候……”段宜恩说,“坐我爸车的时候。”


林在范道:“你爸还管你吹空调。”


段宜恩笑了声,说道:“你还管我吹空调呢,你都不是我爸。”


“不是你爸还不能关心你了?”林在范说。


车子里微弱的车载音乐和段宜恩用吸管搅拌冷饮时冰块碰撞的声音意外对上了节拍,在段宜恩回答这个不像问题的问题之前,林在范快速瞥了他一眼,正好他的眼珠子也转过来,目光刚接触林在范就移开了。


说他俩是朋友还是勉强的。至少在此时此刻的司机心里,他的非分之想大于友爱。


看着他就有点想吻他。林在范的喉结不自在地滚动了,车子里的气氛不坏,但心虚的人总想先打破平静,说道:“之前听你说最近在忙?”


段宜恩嘬了一口饮料,“对,旅了趟游,画坊的装修工程便出了点问题,只能亲自去当监工。”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林在范问。


“没啦,甲醛味去了你来玩啊。”段宜恩说。


“好啊。”


段宜恩和林在范吐槽了好一会儿装修上的糟心事,林在范突然觉得之前他漫不经心的聊天也是情有可原,倒是自己没能帮他分担烦恼,只顾想着自己受到了冷落。


话题聊开之后林在范注意到段宜恩完全贴在了副驾驶座上,肩膀朝他微微倾斜,可能是为了方便听清他说话,也可能有其他原因。


实际上猜测暗恋对象对自己的心意是件非常劳神费力的事。


“小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多少?”林在范问。


“当时我爸妈被调去B市工作,我自然也要跟着,在游园活动之前我就知道以后我们就再也无法见面了,但是没告诉你,”段宜恩笑起来,看着林在范说,“怕你哭。”


林在范听到这个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想起自己在胡桃夹子上刻的人名,但仍然要装得平常心:“什么怕我哭,就仗着我记忆不好给我安哭包人设。”


“我可没撒谎。”


“我就记得我小时候喜欢吃鱼丸汤。”林在范说。


“当时幼儿园除了鱼丸汤就一个锅巴好吃,你没得挑。”段宜恩说。


“当时的猪肉稀饭都被我倒在厕所里。”


“我还给你望风。”


“我怎么记得都是我自己干的?”


段宜恩朝天翻了一记白眼,“狼心狗肺。”


装柠檬茶的塑料杯表面沁出了水珠,滴在段宜恩的牛仔裤上再晕开,段宜恩发现后四处找纸,非常抓狂。


林在范看着他笑,突然觉得刺眼的阳光也变得美好起来。


TBC.





评论

热度(72)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