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你爱我吗 番外

羚羊:

仿生人十五题中第十三题


*被拆解,开胸,脏器暴露


.


Mark需要加一点稳定剂,操作很简单,打开他胸腔的外壳,把稳定剂加进去,再合上外壳。


但是完成这项维护工作会导致四肢神经系统的暂时阻断,造成短暂的“瘫痪”,Mark无法独立完成稳定剂的添加,但会保持正常开机状态。


朴珍荣在视频电话里告诉了林在范Mark上半身外壳的打开方式以及开关的位置,需要触摸寻找,在左边肋骨区域有一个隐蔽的凹陷,按下即可。


林在范表达了对自己的不信任,他怕Mark因为他的失误而直接报废。


“漂洋过海就为了帮你滴几滴药水,哥,你当钱不是钱啊。”朴珍荣很鄙视地说,和两年前派专人上门接Mark回去维修财大气粗的朴珍荣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这就是你们的售后服务吗。”林在范说。


“白送给你,过了两年保修还耐心指导,我们已经相当良心。”朴珍荣说。


林在范看看坐在一旁一起视频聊天的Mark,再对朴珍荣说,“我弄坏了帮我修么?”


“不会坏,Mark只是需要一点点稳定剂而已。”


“我相信你。”Mark说。


林在范骑虎难下,不得不上。


.


林在范和Mark已经交往了两年多,但Mark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无法自动产生稳定剂,和他最近的轻微厌食症有关。


是林在范恶作剧给他投喂了一颗牛油果导致。


索性Mark不会记仇,但开始对食物厌倦,这段时间多阴雨天,日晒不足,稳定剂的缺失使他反应不如之前灵敏,经常走神,包括在性爱方面,表现冷淡。


Mark平躺着,眼神里是满满的信任,这样的表情林在范不是第一次见,但他接下来要做的是给他的爱人开膛破肚。


这样说是残忍了点。


“我按下去你有感觉吗?”林在范的手在Mark侧腰往上找到了凹陷的位置,那处的仿真皮肤能推开,下面有一个按钮。


“你按吧。”Mark抬着眼睛,也有些紧张,他们虽然已经不是赤裸相待还会面红耳赤的关系,但林在范还是第一次看清他的“内部结构”,这让他不好意思。


“是不是很难看……里面……”Mark小声询问。


“很漂亮。”


林在范没说假话,他也很庆幸自己不晕脏器,Mark的身体里仿真器官与复杂的电路相连接,能清晰地看见“血液”的流动和规矩跳动的心脏,颜色不似血肉,带着点金属的光亮质感。


Mark见林在范盯着自己的内部构造看的仔细,脸上不自觉爬上点红晕,出声提醒他,“在肾脏位置的下方,有一管淡蓝色的玻璃管,把稳定剂滴进去就好了,只需要三滴。”


“你怎么了?”林在范见他紧张,伸手去摸他的脸。


“你快点……”Mark说。


“不舒服吗?”林在范也被他弄的紧张起来,生怕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哪根重要线路。


Mark点头又摇头,实际上他想用手挡一挡自己跳动频率过高的心脏,被触摸的感觉异常清晰,但他除了能眨眼其他都无能为力。


心急和难为情使他涌出了一点仿真眼泪,去年补充的量到今年,一点一点被使用,大概还剩余二分之一。


林在范找到了蓝色小玻璃器皿,将稳定剂注入进去,抬头看见Mark顶着一张不可描述的脸,醋味从心底里散发出来,“你之前在研究所是不是也被这样打开过。”


Mark流眼泪只会在那种时候,他不能算是专门的性爱机器人,但通过后续改良,其他功能与智能管家系统兼容性良好。


稳定剂进入身体后一切机能恢复正常,Mark几乎在胸腔外壳被合上的下一秒便起身环抱住林在范的身体,像只考拉挂在他上半身。


突然特别想那个。


“嗯?”林在范摸着Mark皮肤在发烫,之前他每一次间接表达欲望的方式都是这个。


“开过……但他们只是正常地进行检查……”Mark说一半就被按倒在床上,他顺势扯着始作俑者的衣领拉近自己,急切地吻住他的嘴唇。


“也不会让我醒着……”


“噗,让你醒着是因为你得告诉我把稳定剂滴在哪里,”林在范扯了他的睡裤,揉捏了一把细皮嫩肉,手指滑进缝隙中的xue口里轻轻刮蹭,Mark的大腿更是胡乱地挂在他腰上,溢出许多带着鼻音的“哼哼”声,小野猫回归,“不然我滴在哪?滴在这里面么……”


“会坏的……”


“不会”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