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回家的诱惑

羚羊:

得到了小饼干投喂的某羊决定更新


27.


段宜恩熬夜了之后加上没了早起做猫饭的苦恼,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后还记得昨晚的承诺,担心他会被没收抚养权,看了眼手机时间后从床上弹起来,刷牙洗脸摊鸡蛋煎培根烤土司,比波比本猫还急切。


林在范坐在餐桌前看他忙,如果过去的满足是三文鱼罐头加无数根啾噜猫条,现在的满足就是这个人。


之前在培训中心老王和他开玩笑,愿不愿意用一辈子吃干粮换一个不会做猫饭却非常爱他的铲屎官。


这个问题很矛盾,林在范当时想都没想便说,换个又做猫饭又爱我的铲屎官呗。


现在再让他回答这个问题,愿不愿意用一辈子吃干粮换段宜恩对他不离不弃,他也是愿意的。


他这么好,占为己有才能安心。


“你说的地方几点钟关门?中午上班吗?我们几点过去合适?”段宜恩嘴里叼了一片土司,示意林在范跟着他上楼。


“一天二十四小时上班,有人工服务也有自助服务。”


林在范跟在他身后说着,从下往上看他光着脚,宽大的T shirt刚好盖过臀部,似乎从那个挺翘的位置长出一根大以巴会很合适。


“你当时说要带什么过去?”段宜恩来到二楼书房的书柜前,看到了林在范随意放在抽屉里的电脑以及压在电脑下面的档案袋,边拆开边询问,“我可以看吗?”


林在范回答之前段宜恩已经把他的户口本打开,第一页就是猫咪的爪印。


“oh my ——”段宜恩捂着心口拉起林在范的手和本本上的萌爪爪做了对比,再猛地甩开人手。


林在范:“……”


“真的是同一只吗……”段宜恩翻过一页,是人型波比的详细个人信息,包括猫咪转换成人类的年龄,出生年月日,居住地点,还有一张证件照。段宜恩又拿着猫咪证件照和人型证件照做了对比,再看看面前的本人,“你年纪居然比我小?”


“只是一个年龄区间里的随机数字,并不能说明什么,”林在范眯起眼睛看他,“怎么?不喜欢年下啊?”


“我以为妖精都是成百上千岁。”段宜恩把户口本放回档案袋里递给波比,自己则是在抽屉里继续翻,陆陆续续拿出「房屋所有权证」,「房屋契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把它们叠成一摞,转过头看着林在范说,“我刚想,我活不了成百上千岁,是不是我死掉了你的户口本上的扶养人信息就要更换成其他人?”


“瞎想什么,”林在范走过去把他圈在怀里,“能活成百上千年我还需要人养吗?”


段宜恩锤他,“你现在也不需要人养,都有钱买电脑!”


“我需要你养,需要你爱我。”


“你就是找个长期饭票。”


“一开始是的。”林在范在房东面前首次坦白。


段宜恩又锤他。


“我以后都付房租水电煤还有伙食费,别赶我走。户口本上也不换别人,你的就是你的。”


“你本来就是我的。”段宜恩小声说了一句。


.


自从波比把项圈扯烂后一直保持着一个超自由状态,虽然变成猫咪脖子一圈的毛留着被项圈压扁的痕迹,但如今他变成猫的次数屈指可数,过段时间便可以恢复成一只野猫。


段宜恩把那块名为“Bobby”的名牌串在自己项链上,哄骗林在范戴着。林在范清楚他的小心思,没有反抗。


天气预报显示暴雨黄色预警,段宜恩想开车去,但林在范说那地方的位置在城市角落里,周围信号屏蔽不方便导航,但是有公交车直达。


段宜恩经历了太多奇怪的魔幻现实,现在无论林在范说什么他都不会产生任何怀疑。


两人坐在公交车上,段宜恩第一次遛猫,还打算登记完和他去看最近上映的恐怖片,吃吃糖水,雨停的早还可以去海边吹风。


“昨天珍荣问我,怎么给猫上户口。”段宜恩靠在林在范的肩上,浏览着公交车目的地附近的影院信息。


“有官方网站,进去下载表格填好,再发送到指定邮箱里,会有专人上门领猫。”林在范说,“家养猫也需要提供房主人身份信息,并且需要房主人签订一份协议,自愿与爱猫分离几个月到一年不等。”


“能探望么?”


“全封闭式。”


见段宜恩实时把消息告诉朋友,林在范又说,“其实统一管制的目的就是怕猫咪出来危害社会,一直养在家里不存在这种风险,现在很多网红明星猫咪都是猫精,因为有社会影响力,才会被强行管制,普通家养其实无所谓,跑出去变成野猫又另当别论。”


公交车上的小电视正好滚动播放到了一个床垫的广告,一只科拉特猫慵懒地睡在上面,这只猫的代言图各大家私城都有悬挂。


“这只就是,他成名之后开了经纪公司,旗下签了许多人类明星和其他猫。”


段宜恩心灵再次受到猛烈撞击,他没告诉波比他家的床就是看完这个广告买的,“我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竟然是魔幻都市,之前我还在想,它的主人真幸运,有猫赚钱养家。”


“我也可以养你。”林在范手绕过他后肩揉他耳朵。


段宜恩“嘿嘿”两声,“一天到晚你养我我养你的,你老师没教过你吗,不要轻易和人类许下承诺。”


“教过,许下了就要兑现。”


零星的雨点附在车窗上蜿蜒而下,在车窗轨道的凹槽里汇聚成一条小溪,下一刻便是瓢泼大雨。


林在范拉着段宜恩下了车,两人在伞下紧紧贴在一起,往车站右边走了四五步,从老旧理发店和音像店中间的小巷往里看是一个死胡同。


“往里走不要回头看!*”林在范搂着段宜恩的肩膀,因为雨大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声喊。


“你说什么?”段宜恩很懊恼,他脑子进水才会在下雨天穿小白鞋,此刻已经湿完了。


“我说我爱你!”


林在范说完没等段宜恩反应过来,便带着他一头扎进了死胡同里。


TBC.


*致敬我热爱的杜王町


*今天也打通了一个平行宇宙(。

评论

热度(135)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