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伉俪】《重感冒》

之梅卿:

时间很快,一年一年又一年,五周年仿佛还在昨天,像火车“哐哧哐哧”呼啸而来,就又到了新的一站。

时间很慢,把感情拉长到远方,那是看不到尽头的爱,停靠在每一站,都还是爱不够他们。

很高兴六周年又能参加活动,和每一位可爱的太太们。

有谁说过的,爱情就好像一场重感冒,你就那颗治好我病的药。

所以林在范说,我哄你的本事还在就行的时候,就是药效发挥作用的时候。

他们像蜗牛,彼此用触角相互试探,小心翼翼,若无其事。一旦触碰,又迅速收回,是青春里爱情的模样。

惊慌失措的脸红,暗自窃喜的从容。

或许换一种方式,朴珍荣会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吸吸鼻子,抓一杯水,笑着问:嗨,林在范,愿意和我谈一场旷世持久的恋爱吗?

然后他贴近对方,吸一口气,闻到小雏菊的清香。

喝口热水,傻笑,你看,我刚才吃药,现在病好了。



最后,谢谢大家能喜欢啦,如果有缘的话,我们第七年不见不散。


煮一壶茶:



【煮一壶茶】联文活动




by 上屋抽梯与否极泰来








 重发抱歉




 




 




1




 




朴珍荣感冒了。




 




首尔这几天阴雨连绵,明明即将迈入夏季,气温却骤降,这让早早换上单薄衣服的朴珍荣措手不及。冷风吹进胸口的时候,他倒吸一口气,拉了拉没有扣子的开衫,到底还是冻到了。




 




隔天鼻子悉悉索索,纸巾用去大半包,一旁的王嘉尔开玩笑的说:“怎么20几度还感冒啊。”字里行间全是嘲笑的关心,朴珍荣当做没听见,又抽出一张纸巾擦鼻子。




 




说来也是巧,林在范私人行程离开了小半周,偏偏踩着朴珍荣感冒的点归队,又被一群队友挤兑,说是,队长非气十足,只要一出现准没好事。




 




林在范不以为意,全当小孩子打闹的玩笑话,一弯眉眼,笑意昂扬。他弯腰去抽纸巾,顺手递给朴珍荣,问一句:“药吃了吗?”




 




“没吃。”朴珍荣说话黏黏腻腻的,有些低沉,听出一点委屈的意思来。




 




林在范正色:“生病了,还是该吃药的。”就好像不懂事的小孩,需要大人的教导一般,语气严肃而认真。




 




朴珍荣心想,我也没药啊,你作为队长是不是该为我买一盒。




 




他没有说出口,又有些怀念从前。




 




十几岁的时候,他们都还小,可孩子总喜欢分个“哥哥弟弟”的,于是年长一点的林在范在大多数时间里,担当了照顾弟弟的角色。朴珍荣饿了,就出去给他买夜宵;朴珍荣累了,立刻拉着他坐下来休息;朴珍荣生病了,别说买药,可能马不停蹄拉上对方就往医院跑。




 




如果要细数这些过往,大概能掰着手指说上三天三夜。




 




人越长大,越容易怀念从前。朴珍荣深切体会到这个道理,看着一旁正在和弟弟们聊天的林在范,又陷入新的一轮回忆里。




 




 




 




2




 




病来如山倒。




 




朴珍荣吃了晚饭早早回房间休息,进门前,弟弟们贴心的给他灌了壶热水,他环顾宿舍,林在范不在。




 




这个队长,总是如此尽职,他有时候甚至搞不清楚队里到底有什么事需要如此忙忙碌碌。




 




朴珍荣窝在被子里看剧本,爱情故事总伴随着甜蜜的对白,他来回念上好几回,总觉得拿捏不到位,正要坐起来声情并茂一回,门锁咔嚓一声,转开了。




 




进来的人拎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划过门框的时候发出“沙沙”的声响。对方毫不顾忌的坐在朴珍荣的床上,低头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朴珍荣盯着对方眉骨两颗显眼的痣不说话。林在范猛然抬头,两个人眼神撞在一起,先移开的是朴珍荣。




 




“这是什么?”他伸手去那盒子。




 




“感冒冲剂。”林在范说话的时候,已经拆开一袋倒进玻璃杯里,拿起一旁的水壶往里到了半杯水。水还是热的,冒着气。




 




“你这个人啊,多大了,还会感冒,弟弟们都嘲笑你了。”林在范把杯子递过去,示意对方喝掉。




 




朴珍荣手才刚碰到杯壁,就因为太烫缩了回去:“太烫了。”他皱皱眉,像极了十几岁的少年,撒娇语调拿捏的恰到好处,“换季本来就容易感冒,再说了,也没人提醒我降温了啊。”




 




他原本想加上一句,我也是你弟弟的,看见林在范对着杯子吹气,话在嗓子口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手机不都自带天气预报的嘛,再说了,他们怎么就知道降温了,就你不知道。”林在范没有责怪的意思,语调轻快,仔细品味的话,或许还带有些宠溺。当然,头晕脑胀的朴珍荣,没有发现。




 




大概是感冒加重了,朴珍荣有些头疼。




 




林在范吹了好一会,有用手背去试了试杯壁的温度,这才递过去放在朴珍荣手心。感冒冲剂的味道不好闻,朴珍荣低头还没喝,就皱着眉一脸不情愿。




 




“闻起来就很苦。”




 




“你怎么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啊。”林在范从衣服口袋掏出一颗巧克力,“喝完了,准你吃一块。”




 




又不是哄骗小孩,朴珍荣却心情大好。关于那些年的过往,林在范都还记得,这让原本头疼的朴珍荣瞬间来了精神,他眼神闪烁,仿佛得到心仪已久小玩具的孩子,嘴上却还是不服输的说:“都这么多年了,你哄人的本事倒是一点都没长阿。”




 




巧克力还是以前的牌子,朴珍荣最爱吃这个口味。




 




“我哄你的本事还在就行。”




 




朴珍荣眼皮一跳,有些发红。他们距离很近,不过一床被子的厚度,林在范说话的时候喜欢盯着人看,所以此刻,朴珍荣本能的垂下眼皮,他把所有的热气归功于感冒,并可能发烧这件事,于是心安理得的喝光冲剂。




 




屋内只有一盏昏暗的橙色小灯,映在墙上是斑驳的阴影。有人敲门,弟弟的声音响起来:“珍荣哥,睡了么?”




 




朴珍荣正要回答,林在范示意对方不要暴露自己,又顺手灭了台灯。黑暗有助于思考,可朴珍荣在脑海里划过千百个猜想都没有找到答案。




 




搞得和偷情一样。




 




他在漆黑下不自觉地笑出来,然后拉长嗓音懒懒的回答:“我已经睡下了。”




 




弟弟道了晚安,朴珍荣听见关门的声响,而后又陷入安静。




 




“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林在范先开了口。




 




“晚安。”




 




他们在莫须有的边际小心翼翼的试探,又若无其事的收回。多少带了点心思,说出口的话怎么听都有些微妙。




 




朴珍荣想起,从前王嘉尔有过两次和他开玩笑,意思是,你和队长莫不是偷偷在交往吧。那时候朴珍荣追着他满屋子跑,到底拳头没有落下来。可气喘吁吁怒视的时候,暗自检讨到底哪里出了错,才一直与让好友会有这样的错觉,思来想去没有答案,这才猛然惊醒,没有答案,才最可怕。




 




你来我往的相处成了习惯,在不经意间成了化不开的浓雾,朴珍荣站在那里,看得见,却抓不着。心里有一团火,烧的他心焦。




 




 




 




3




 




最近朴珍荣时常做梦,大概是身体不好,睡觉也不太安稳。




 




梦里是深色的天空和零星的灯火,画面转下来又看见数不清的灯牌,他仔细去辨认,写着“jjp”的灯牌一闪一闪,他扭过头去,林在范就站在右手边冲着他笑。笑容像是暗夜里的一道光,照的他周围都亮起来,带着初春的暖意。




 




而真正发生的时候,其实也没多少偏差,不过是两人成了七人,倒还是灯光闪烁的样子,一眼望去,绿的生机勃勃。




 




林在范依旧站在朴珍荣的右手边,他冲着舞台下所有人笑,然后挥舞着左手唱一句“my my eyes on you”。歌词是情话,可说的对象未曾明确,朴珍荣觉得嗓子发痒,盖了麦克风小声的咳嗽。右手边的人投来关切的眼神,还没来得及抬手去拍朴珍荣的背,就被一旁的弟弟搂着脖子拽走,手停留在半空中好一会,才放下。




 




林在范心上仿佛又细微不可见的小针,扎的难受,握了话筒替朴珍荣唱了小半段。




 




中场休息的时候,朴珍荣抱着一瓶热水“咕咚咕咚”的喝,一口气喝了大半罐,王嘉尔在一旁一脸担忧的说:“你这一会要是台上想上厕所该怎么办。”




 




朴珍荣打了一个喷嚏,拿了张纸擦擦鼻涕,开口依旧是黏腻的腔调:“我肾好着呢。”




 




林在范抬手去摸他的额头:“有发烧吗?”




 




距离太近,热气直直的打在朴珍荣鼻梁上,他惊慌失措的后退两步,结果不知绊倒了什么,身体摇摇晃晃。林在范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对方,是更为贴近的距离,带着危险的气氛。




朴珍荣的腰比一个月前更细了,这是林在范的第一反应。他立刻意识到这次重感冒给朴珍荣带来的变化,他一定没有好好地吃饭。




 




生病的人,总没有那么好的胃口。朴珍荣日常喝粥还是在弟弟们的逼迫下完成的,弟弟长成大人,懂事而贴心,这很值得欣慰,如果不压着朴珍荣肩膀,逼他喝下淡而无味的白粥,他大概会更加喜爱他们。




 




朴珍荣眯着眼回忆完寡淡的粥,才发现林在范依旧搂着他,似乎也陷入在自己的情绪里。




 




林在范不过是回想起一个月前的那次亲密接触。说是有多亲密,其实也不过是搂着朴珍荣的腰来了一段rap。主唱说起rap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情话歌词被念得百转千回,偏偏朴珍荣还当了真,捂着脸笑个不停。




 




“你们会不会搂太久了?”弟弟先说了话,两个人瞪着眼睛弹开。




 




惊慌失措是真,暗自窃喜也是。




 




工作人员跑进来催促大家回到舞台,朴珍荣最后擦了擦鼻子,喝上一口水,跟着大家回到舞台。




 




 




 




4




 




爱情不是一件可以胡作非为的事。




 




所以在一群人闹哄哄吵着要玩国王游戏的时候,朴珍荣选择沉沉的睡去。模糊之间,弟弟们逼着Q去亲9的脸,朴珍荣看着满脸通红的王嘉尔往另一边走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大家发出哄笑。大概是太大声,他又有些清醒,企图仰头去看,可偏偏浑身乏力。




 




“怎么了?”




 




说话的是林在范,从他头顶的方向传来,他莫名的舒一口气。还好林在范不是那个9。




 




庆幸又难过。




 




有些呼之欲出的情感在舌尖幻成苦涩,他把这一切归结于生病。朴珍荣开了口,嗓音沙哑:“药效很强,头有些疼。”




 




大部分时间里,朴珍荣是不喜欢示弱的人。他最常说的词加“我没事”,带着倔强和不想让人担心的善良。而这一刻,他突然想让林在范靠近他,就好像这样可以让病毒消散。




 




而林在范真的这样做了。




 




他把朴珍荣往自己的方向扶了下,然后拖着对方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大腿上。那般珍重的模样,仿佛在对待稀世珍宝一般。他揉了揉朴珍荣的眉心,轻声地说:“那你再睡一会,乖。”




 




“乖”字说的极轻,朴珍荣似乎没听见,却安心的睡着。刚结束一轮游戏的弟弟扭过头来,开玩笑的问一句:“你们是在交往么?”




 




林在范没有说话,笑着看他。




 




“卧槽,该不会是真的吧。”




 




 




 




5




 




朴珍荣康复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起床以后神清气爽,可外面的世界,似乎有些模糊。




 




弟弟们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情绪。不耻下问的朴珍荣自然随便抓了一个幸运的弟弟进行逼问,答案惊喜又惊慌。




 




朴珍荣不是胆小的人,虽然在面对林在范的时候,他总是小心翼翼。可到底不是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少女,所以在某次林在范拖拖拉拉收拾行李箱的时候,他凑到边上,一边帮对方整理衣服,看似顺便的小声问:“听说我们在交往?”




 




他问的若无其事,内心却战战兢兢。




 




林在范停了手里的动作,回过头来看他,他们对视很久,久到朴珍荣要信了那句“对视超过6秒,是相爱”。他有些失望,又不想持续尴尬,于是摸摸鼻子加了一句:“我本人,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那现在知道,晚么?”




 




林在范语调平缓,却说出惊天动地的气氛。他带着队长与生俱来的威严感,仿佛在诉说一个严肃的故事,朴珍荣手一抖,衣服掉在箱子里,以一种极为散乱的姿势。




 




“不……不晚。”




 




记忆翻山越岭,朴珍荣想起他与林在范的刚认识的时候,他们徜徉在练习的海洋里,每在大汗淋漓的时候,都习惯的相互鼓励,那句“我们以后一定要过得好,过得幸福”像是深深的烙印,陷在脑海里。那个时侯,他们一定不会想到,在未来某年某月某一天,他们就真的抓着幸福的枝桠,一抬头便能看见阳光。




 




“那就好。”




 




林在范握上朴珍荣的手,他们依旧对视,而林在范的眼神温柔的像一只蜜蜂,想要拥抱一整束花朵。




 




 




 




End






评论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