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回家的诱惑

羚羊:

25.


段宜恩在一楼卧室,林在范在二楼书房,相互不干扰。


林在范特别想和朋友们炫耀自己已经是房东的男人,还是明天就要去登记的那种关系,虽然是他把人骗去的。


「这边搞到一套题目,你接收一下。」小刘的消息刚弹出,林在范立刻感慨了他俩心有灵犀。


「书看的怎样了?有没有问题?」小刘问。


“暂时还没有,”林在范发了一个兔子表情包,觉得很像房东,又连发了好几个,对话框被兔子霸屏。


「……你不太正常啊。」


“怎么不正常了”


「状态有点诡异……」


林在范给他发了一个兔子撅嘴。


「不是我说,如果你以前是= =,现在就是
(*๓´╰╯`๓)」


“别再发颜文字了……看着难受”


「你别再发兔子了,和你的形象不符」


林在范听见段宜恩在楼下喊他,站在二楼的过道上,看见房东穿戴整齐。


“我要和朋友出去吃夜宵,你想吃什么吗?”段宜恩晃着两只手,背了个小小包。


“你晚饭没吃饱啊,”林在范一路下楼,“和谁一起去?”


“珍荣,他帮我搞到了绝版游戏盘,我要去拿回来,顺便吃一吃新开张的夜宵店,录个视频什么的。”段宜恩抱住林在范,因为不带他,语气里满满的讨好,“你想吃的我都给你买。”


“打算几点钟回来?”林在范不希望他出这个屋子。


“今天结束前会回来的。想吃什么我给买。”段宜恩问了三遍了。


“烧仙草。”


“猫可以吃烧仙草?”


“可以。”


“好好学习。”段宜恩出门前最后说了句。


“天天向上。”


送走了小男友,林在范又丧了,谈恋爱后他整只猫都怪怪的。


「怎么聊着聊着消失了?」


「你人呢?」


“刚房东出去了,我送送他。”


「哦,你和你房东怎样啦?」


“就谈恋爱了呗。”林在范打出这行字心里还是有点小甜蜜。


「我究竟错过了什么!」


林在范还在回复消息,小刘电话已经迫不及待打进来,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林在范略讲了自己和房东干柴烈火的那一大段,简单概述了自己是怎么被心大成海的房东没一刻犹豫地接受了人类形态,两人又是怎么实现了“心灵的融合”。


“当初我怎么说来着,你们橘猫有魔力。”


“听着好像‘你们工人有力量’……?”


“都是一个道理嘛。”


“……”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茉莉巷登记啊,我们可以适当对家属进行关照的,提供社会保护什么的。”


“明天就去吧。”


“臭小子,居然这么顺利,我以为你会一波三折呢,”小刘笑着说,“难怪你刚突然娘唧唧的,是因为坠入爱河。”


“单身狗懂什么。”


“诶对了,去茉莉巷记得带你俩的身份证户口本还有你男朋友的房产证,为了证明是房屋主人。”


“嗯。”


身份证户口本在林在范小金库解冻后已经同城闪送到家里,这个问题不大,骗房东带着自己的小本本就有些难度了。


林在范把段宜恩的毛毛虫抱枕绞成一根麻花,心想他谈个恋爱怎么这么多事。


.


段宜恩面对一桌各式各样的夜宵其实没多少胃口,晚饭吃的很饱,只是嘴馋,主要为了见朋友。


朴珍荣帮他调整好录像设备,之前段宜恩挑战九宫格也是他掌镜,被其他食客行注目礼的感觉像蚂蚁在身上爬,他不知道段宜恩是怎么做到边吃还能边逼逼的。


谁让他俩关系好,多帮几次朴珍荣已然心如止水,见证了朋友从千粉小透明成长成百万粉丝聚聚。


“我打算都只吃一口,”段宜恩刚吃了一根鸡爪,胃立刻警告他再吃一口就罢工,“我其实超级饱。”


“来之前你可是说你饿得前胸贴后背。”朴珍荣放下设备,筷子伸向面前的烤鸡肉串。


“小猫咪做饭给我吃,好吃。”


“你的猫还会做饭?”朴珍荣想起自己出门时金有谦依依不舍的眼神,他的猫除了粘人其他啥都不会。


“你的猫不会吗?”段宜恩问。


“会才奇怪啊!”朴珍荣说。


“波比说你的波波是黑户,虽然我不是很懂他们猫咪社会是怎么运作的,但波比说他还上过课,还有小金库,最近还要考公务员……”段宜恩在朴珍荣不可思议的表情中越来越心虚,声音也越来越小,在此之前他完全不觉得波比说的话有任何问题。


因为波比总能成功转移他的注意力。


“如果有政府介入,说明这种现象已经非常普遍,并且有非常成熟的应对措施,就像你说的小金库。”朴珍荣一本正经地分析,顺口把段宜恩面前的小章鱼吃光。


段宜恩狂点头,“那又怎样呢?你不也和你的猫睡了。”


朴珍荣差点被小章鱼噎死,喝了口果汁才顺过去,“这件事的过程很复杂……”


段宜恩:“还好那天没要你的猫……”


朴珍荣:“还好我没把他给你。”


段宜恩摊手,把剥好的椒盐皮皮虾扔朴珍荣小碟子里。


“突然对我这么好?”


“让你热量超标。”


“你这种人……算了。”


“你可以考虑给你的猫上户口了,总不能一直是黑户吧。”段宜恩说。


“我快跟不上你的节奏了……为什么你能接受得这么快?”


段宜恩揉了揉眼睛,“因为……长的帅?你就是刚开始反应大点后续接受度和我一样。”


朴珍荣不说话了,因为他的确是。顺着段宜恩说的往下想,波波每次闯祸都会卖惨,一巴掌下去就瘫在地上装死,哄了才起来,起来继续粘人。没上过课已经这么精了,无法想象上完课回来会不会从奶猫变身成狼。相比之下他还是喜欢奶猫多一些。


“我要怎么给他上?”朴珍荣对此毫无头绪。


“我回家后问问波比好了。”


“无论如何,”段宜恩朝朴珍荣举起手里的分层气泡水玻璃杯,星星搅拌棒沿着杯口转了一圈,“脱团快乐。”


朴珍荣憋笑用自己喝了一半的西瓜汁和他碰了杯子,之后两人都笑趴在餐桌上。


“好傻啊。”段宜恩说。


“你干的傻事还少?”朴珍荣轻轻拍他后脑勺。


.


朴珍荣打开家门,金有谦再一次坐在玄关的地上,曲腿靠在墙壁和鞋柜形成的直角区域里打盹等他。


夏天还好,坐在地板上不会受凉,他变成猫咪也好,有厚实的毛裹着。


听见动静金有谦立刻醒了,扑上前和朴珍荣玩了一个举高高。


或许上一下课对大家都有好处。朴珍荣想。


TBC.


刚才好朋友告诉我,她即将领养一只橘猫!!我的羡慕嫉妒穿透了屏幕!!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