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范宜】502

羚羊:

强行让他们结婚的我也挺卑鄙的(不
而且我发现我写小孩儿和水仙速度真滴是非常快……


Chapter03


“哎哟你别哭了!这有什么的,不就是不要你了嘛——”林在范蹲在泥巴地里,发现自己越安慰这个小孩他哭越凶,完全没办法。


小孩身上的衬衫和精致小皮鞋都粘上了乡下特有的红泥巴,种植物果实结的又大又甜,种小孩就不知道了。


“我要回家!!”


段宜恩眼皮子哭得像金鱼,早上爸妈骗他要带他去买玩具,他还为翘掉一天学而内心窃喜,没想到爸妈沿着平时回老家的公路一路行驶,到了一个破农场,把他交到一个老头手里,叽叽呱呱半天立刻上车走人,老头身后黑的像煤球身上的衣服也脏的像煤球的小子朝自己伸出他的小黑手,说,嘿我叫林在范。


段宜恩在后面追着车子跑,嚎啕大哭,他没想到自己也会经历家里保姆阿姨喜欢看的电视剧里的桥段,他要变成孤儿了。


爸妈的车很快开没了影,段宜恩的小皮鞋不适合跑步,被乡间随处可见的小石头绊倒,一屁股跌进路边的泥巴坑里,也变得像刚才见到的泥巴小孩一样脏兮兮。


林在范身后跟着只狗崽,绕着两人打圈,时不时吠上两嗓子,但奶声奶气毫无威胁。


“如果不是我爷爷让我跟着你,我才不来呢。”林在范把家里带出来的果子往上衣上随意蹭了蹭,一口下去汁水流了满手,他也不擦,任汁水流进泥土里,是粗糙的乡下孩子。


“我,我要回家,”段宜恩被林在范手里红红的果子吸引,哭声小了点,但林在范什么都蹭身上的行为看的他难受,脏死了,即使自己现在浑身泥巴,也并不想和他一起玩,“我要,我要我爸爸妈妈!”


“我只有我爷爷,爷爷说我爸爸妈妈赚钱养我,我只有好好长大才能见到他们,所以我每天都吃很多。”林在范说。


“可是我不想呆在这里!这里破破烂烂的!还有虫子……”


“当然有虫子,你旁边就有一只粗大的蚯蚓——”


段宜恩听林在范这么说,吓得从地里爬起来,可劲拍裤子抖腿,生怕虫子爬到自己身上,“哪有虫子?!我身上有没有!你快帮我看一下!”


“这里这里这里!”林在范往段宜恩身后绕,专指他看不到的地方。


“哇啊————”段宜恩被吓坏了,不管不顾地再次大哭起来。


林在范用他的小脏手抓了一把空气,往地上一扔再踩一脚,“我踩死它了,喏你看看。”


段宜恩吸着鼻涕挂着泪,看着地上的泥巴,还真信了林在范的邪。


林在范用他没有沾上果汁的手帮段宜恩擦掉脸上乱七八糟的眼泪水,笑眯眯地说,“不哭啦?像个女孩儿似的。走吧,我们回家。”


“回哪个家?”段宜恩迷迷糊糊被牵着小手,跟着他往破农场的方向走。


“回我爷爷家。爷爷说你要和我们住在一起,还要和我一屋,但只要你睡觉老实,我不介意。”小孩总喜欢装大人,林在范牵着白白嫩嫩的城里孩子,仿佛自己高大威猛。


“我爸爸妈妈呢?”段宜恩又问。


林在范把口袋里的自制逗狗棍扔进草堆,奶狗不一会儿就会把它找出来,摇晃尾巴奔跑在两人前头,想再来一次。段宜恩又被狗吸引住,他家里不允许养宠物,他做梦都想拥有一只狗。


林在范会重复好多次。


木棍抛出去后他对段宜恩说:“不知道,可能你太不乖了所以不想要你了。”


“我除了昨天偷偷把碗里的烤菠萝扔进垃圾桶……”段宜恩回忆干过的坏事,猜想自己被“抛弃”的原因。其中也包括把保姆阿姨的拖鞋藏进浴室里。


“为什么要浪费粮食?”林在范问。


“因为难吃。”


“在我家可不能这样。”


“你家饭好吃我就不扔。”


“爷爷做的玉米烙饼你吃了就不想你爸爸妈妈了。”


“这么神奇。”


“对啊”


两小孩手牵手走在羊肠小路上,路边没见过的野花茎长的比段宜恩还高,白蓝色小花一簇簇开着,段宜恩伸手去摘,又被林在范吓唬。


“你当心蜜蜂!”


“哇啊——”段宜恩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和林在范换了位置,拉着他快步走。


林在范爽朗地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胆小猫,这么怕虫子以后可有你受的。”


“你会帮我踩死的吧?”段宜恩想得到一个承诺。


“帮你踩死了你还想回家吗?”林在范问。


“想……”


“唉”


“我想一会儿,但是还要回你爷爷家啊。”


这个回答勉强合格。林在范和段宜恩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他帮他打死虫子,他老实和他回家。


一物换一物,似乎没什么不对。


林在范的爷爷是个皮肤黝黑的老人,腰杆子挺得直直的,眼睛里也闪着亮光,看起来精神头很好。


段宜恩收敛了在家里的皮劲,老实地攥着衬衫衣角,眼睛总往林在范的方向瞥。


“爷爷,我说服他留下了。”林在范抢着在长辈面前邀功。


爷爷大笑,“你要多照顾他,他没在乡下待过,会不适应。”


“他怕虫子,我会帮他抓!”


段宜恩怨念地撅着小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哪有这样揭人老底的?


“爷爷,你快给他烙块饼吃,不然他又哭了。”


老人弹林在范的脑门,笑骂道,“成天就是吃,我看就是你自己想吃!”


林在范又在他爷爷怀里撒起娇,其乐融融的画面看的段宜恩又想流眼泪,凭什么他爸妈就这样把他扔掉了,他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孩。


林在范见段宜恩鼻头红红的,却倔强忍着泪,从果盘里挑了最大最红的西红柿塞进段宜恩的手心里,声称要带他去看自己的小房间。


农场虽然外面很破,但居住的地方却很干净舒适。林在范终于在进屋前用香皂洗干净手,才拉段宜恩进去。


段宜恩手捧番茄,坐在小木床上,看林在范把四周窗帘拉起来,献宝似的打开了床头的走马灯。


段宜恩吃了玉米饼,吃了农场里种的番茄。走马灯开了一晚上,没有噩梦,也没有讨人厌的昆虫。


Chapter 04


林在范和段宜恩并排坐着,对面是他俩的父母,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婚宴以及结婚礼服,蜜月旅行等他俩不想参与讨论的话题。


和林在范想的一样,双方父母很熟,私下里敲定结成亲家后对彼此孩子都是知根知底,见家长也只是走个过场,想让孩子们参与到婚礼的准备中来。


无奈晚辈都矜持,做长辈的便自觉包办起所有事。


“我今晚住哪啊?”林在范小声问他未婚夫。


“住你自己家。”段宜恩说。


“我家在N市的房产都出租出去了,早没地儿去了。”


“回你家农场待着。”


“明天还要上门诊,从郊区开上国道起码得两小时,时间有些赶。”


“这么说你一会儿就得走。”


妈妈们在选择大溪地和马尔代夫中间争执不下,林在范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快下午四点,时间过得飞快。


“那个,”林在范一出声立刻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我明天早上要上门诊,今晚就不过夜了,改天有时间再正式见一次。”


段宜恩也回头看他,没想到他这么果断。


“明天几点上门诊?”段爸问。


“八点出诊。”林在范说完就有点后悔,像是坏了所有人的兴致,显得他没礼貌。不过谁让段宜恩比他还狠。


段爸听完笑了,说,“没事,明天回去来得及,明早让宜恩送你,他住的地儿交通方便。”


“好啊。”段宜恩不动声色地翘着二郎腿。


林在范的背再次回到座椅靠背上,逃不过的永远逃不过,该来的都得来,横竖结果都一样,伤害都是两面的,段宜恩也没比他舒服多少,想想倒也接受了,趁着婚假还能出去旅行一次,不然这几年他都没想过自己会结婚。


这一来二去长辈多少能明白晚辈的意思,段爸率先开了口,说:“这次把你们找回来,其实多少是老人的意思,我们做父母的也是盼着孩子好,但我们私心里也希望你们能好好处,能处那就皆大欢喜,不能也不勉强,先处着。”


林在范见段宜恩一声不吭,心想他必定被做过思想工作,现在这话八九不离十是说给自己听的,在等自己表态。但看自家二老已然一副和段家结成亲家的样子,林在范就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两家人早就串通好,再把锅甩给爷爷。


板上钉钉的事还要求人心甘情愿地接受,简直强盗逻辑。林在范乖巧地笑着,说他没意见,大家都希望爷爷身体早日康复,而且委婉地表达了感情的事也不是他一人说的算,还得双方共同努力,成功把锅又甩出去一半。


段宜恩的苹果肌上升了一点点,即使脸背着,仍旧被林在范捕捉到。这人从小就鬼精着,不情愿的事情总是第一个站起来反抗,他会老实坐在这儿,指不定正盘算着什么阴谋诡计。


林在范瞬间觉得自己像只进了狼窝的小绵羊,四面楚歌,人人心里都有一个小算盘,这场婚姻看起来并不像表面上来的这么简单直观。


“明天宜恩送你回去,空闲你俩就把证领了,我找人算过,明天是个好日子,都捯饬得体面点,怎么说也是人生大事。”林妈说。


林在范产生了好奇心,自然变得非常配合。


“一会儿我们回一趟农场,你俩就别跟着了,找个地方吃吃饭叙叙旧,早些休息,别把黑眼圈拍进结婚照里。”


“都是会修图的,别瞎操心了。”段宜恩起身抚平衣服裤子上的褶皱,拉着林在范的手腕,亲昵地朝他笑,“走吧,我想回母校看看,一会儿放学该进不去了。”


短短俩小时段宜恩就像变了个人,他露出的小虎牙霎时把时间转轮朝逆方向扭转了无数圈,看得林在范有点恍惚,胸口发热。


但都是段宜恩装的,走出了父母的视线他又变回了先前在医院里的冷淡模样。


“要去学校吗?”林在范系好安全带,等着副驾驶上的人发话。


“当然不去,把我送到xx路,你就自由活动吧,想提前回去也行。”段宜恩说。


“万一你爸妈晚上查岗怎么办?”林在范的手越过段宜恩从侧面车门储物格里抽出一个CD包,抽出第一张放进播放器里。


段宜恩在他伸手过来时紧张了一秒钟,发现他只是拿包而已。


“老大不小了,查什么岗。”


“这张你还在听,还没腻。”音乐声刚出来段宜恩便说。


“每次从我这里抢走一边耳机你都要说一遍。”林在范说。


车子行驶在路面上,段宜恩强行取出CD,连上自己的手机放了自己喜欢的歌。


“这婚还没结就产生了分歧,以后日子怎么过啊。”林在范笑着看他的手指跟着节奏打拍子,早已习惯了他无礼的行为。


“看样子你很乐意和我结婚啊,林医生。”段宜恩手靠车窗,撑着脑袋看开车的人。


“因为想看你被强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是什么样子。看来你演的并不好,只是在爸妈面前才能好好演。”林在范说。


“在你面前演有什么好处?你不是我的友军吗。”段宜恩说。


“和你结婚我一分钱没有,在丈夫这边也讨不到好,对外我是已婚老男人,怎么想我都很吃亏,”林在范说,“你私下可以继续过单身生活,但被偷拍到,对你的风评也有影响。”


段宜恩“哼”了声,“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只是不想戴那种会上版头的绿帽。”林在范淡淡地说。


“放心好了,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包括你。”段宜恩说。


“那就好。”


从久别重逢到现在他俩都没有聊过正常的天。这样关系的两个人明天要出现在同一本小红本上,满满的讽刺。


段宜恩下车后林在范自己驱车赶回X市,不巧赶上下班高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同样的交通拥堵,同一条路来去心情却大不相同。


林在范承认因为段宜恩最后的那句话而上火,但自己错过了这么多年仍会冒出来的占有欲也挺肮脏的不是吗?


TBC.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