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爱情不太顺

羚羊:


*上


前三次更新字数保持在4000+,完结章爆字数分个上下。


这章写出来不是特别打动我,但的确是当初构思的扣题剧情,可能是前后时间间隔长的缘故文风会不太统一,希望这篇文章的读者可以原谅我这个搞了几个月沙雕文学的人OTZ


大概会flop,我随时改文,大家随意看看


.


“喜欢就要说出口,不然就会成为永远的遗憾……但遗憾和后悔……哪一个更让人难以释怀呢?”


段宜恩说的时候眼泪哗啦啦地流,小崔不明白他发生了什么,只能一个劲地给他递擦手纸,再把他用过的纸扔进纸篓里。


段宜恩从进门哭到现在,寝室里另外那俩外出谈恋爱了,屋子里就剩俩没对象的。


“你这,你这也不说原因,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好……”小崔想了会儿,小声问他,“你是不是和林老师……”


段宜恩眼睛一眨,又落下两滴眼泪,睫毛上湿漉漉的,眼珠红得像兔子。他抱膝坐在下铺床上,脸越埋越下,鼻子一抽一抽,看起来无比地委屈。


“我失恋了,荣宰。”段宜恩说完抬起头,嘴角在笑,眼睛仍在哭。


“怎么回事啊……”


“我被拒绝了。”段宜恩用纸胡乱抹了一把脸,面对墙壁闭眼躺下,先前发生的事又迅速在脑海里重演了一遍,难过得不得了。


.


一小时前。


小林老师做菜的手艺中规中矩,普通往上一点。林幸几次想给新认识的哥哥添菜,但筷子使用得并不熟练,菜在运输途中不幸坠落,餐桌一片狼藉。


林在范看不下去,自己给段宜恩夹了两筷子,对儿子说:“让你平时多练习用筷子,你看看,掉了一桌。”


林幸撅着嘴,赌气又去夹菜,但那些菜还是没能进到段宜恩的碗里,就更泄气了。


“哥哥自己来。”段宜恩对小朋友说。


“我厨艺不行,你别介意。”林在范说。


即使是平时讨厌的胡萝卜炒肉片,段宜恩也吃得津津有味,“明明很好吃。”


林在范听他这么说笑了笑,“那你多吃点。”


“让你平时好好练习做菜,哥哥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让客人吃这些。”林幸说。


林在范没想到被小屁孩反将一军,小同学挡在中间,也揍不得,冷笑着往林幸喝空的粥碗里投放了许多胡萝卜丝,“吃点蔬菜。”


“恩恩哥哥……”小小林搂住了段宜恩的腰撒娇。


“你别帮他,让他吃完。”林在范说。


“不嘛不嘛!”


“吃吧,增强抵抗力。”段宜恩说。


“哼!”


小屁孩不情不愿叼着根胡萝卜丝,嚼一半吐出来一半蒙混过关,嘴里念念有词:“你俩才是一家人,我是捡来的。”


……


结束了用餐等于结束了短暂的快乐时光。


段宜恩第二次坐小林老师的副驾驶,手指头拽着衣服下摆,难得老老实实目视前方。方才下楼梯时他脚下打滑,被人拦腰抱住,他出于私心赖在人家怀抱里超过了半分钟,企图把快乐再延长一点。


“你没事吧。”


“脚扭了……”


“让我看看。”


“动不了……”


“这么严重吗?”


“嗯……”


就这样过去了半分钟。


有些心虚。


.


“啊?这不是发展得挺顺利的?”小崔听这位失恋人士梨花带雨地讲述了十来分钟,还是没听到让他疯狂排出盐分的故事片段,不禁对他产生了怀疑,“我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也不懂你们……怎么搞对象我就觉得天下人搞对象都差不多,就是感觉对了就搞了,对吧?”


“嗯。”段宜恩点头。


“我听你说的,小林老师他要拒绝你,不会让你那什么这么久……”


“哪什么呀……不就抱了一下。”


“泡……他这么久。”


段宜恩了然地笑了笑,更觉得这姓林的可恶。


“就挺gay的。”


段宜恩这回“扑哧”笑出声,情绪更稳定了一点。刚才被林某人的冷酷无情给刺激到了,让他被迫认清这段时间与他的相处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儿戏,才会流了这么多伤心泪。


“当时我坐他车,他一直给我说他爸爸老家的一种植物,会结长相奇怪却甜美的果实,但是有毒。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但是荣宰啊,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段宜恩仰着脸,想让眼睛里的泪流回去点,但那汪清泉最终还是从眼尾蜿蜒而下,消失在上衣领口与锁骨的缝隙里,“我就没忍住。”


“你做了什么……?”小崔问。


“问他,可不可以和他交往。问他,喜不喜欢我。问他,有没有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喜欢也好。”见小崔呆住不说话,段宜恩伸手捏捏他的脸颊,又说,“没啦,我哪敢问他。”


小崔怕他又哭,纸巾先帮他抽出来了,段宜恩接过来盖在脸上,眼睛的位置又湿了两块,最后那两块慢慢连到一起。


“不过都被否认了而已。”


.


“林老师……”


林在范原本打算等小同学下车后直接倒车走人,却因为小同学的有话要说不得不熄火,安静地等待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样的气氛,这样的难以开口。


林在范心里大概能猜到七七八八。


“林老师,”段宜恩转过身。


不得不说车内想进行一场真挚的面谈不太容易,林在范侧过脸,出于职业习惯有点想出言鼓励让他“放松”。


但现在显然不适合。


“我想和你交往。”


我想和你交往。


这句话平平无奇,但在和说话人对视的这段时间里,林在范有些念头发了芽,另一些念头又把嫩芽铲除干净。


他一个离异的单亲爸爸,没有理由耽误一个还没到二十的孩子,这是积极意义上的;另一方面,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男孩儿,又能对一位离异的单亲爸爸保持多长时间的热情呢?他心里没底。这又是自我方面的。


“你还年轻,会遇到很多人。”


“但是我只喜欢你啊!”


“我比你大十五岁。”


“那又怎样!我不在乎这个!”


“我不是你最合适的人选。”


“怎样才是合适呢?年龄吗?身份地位?家庭?还是……性别?”


林在范撇过头。


段宜恩眼睛里有些亮晶晶的东西,林在范分不清是倒映的灯光还是他眼睛湿润了。


他开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接了,烫手。不接,也不想伤害。


其实就是一些成年人的胆小如鼠罢了。一段感情需要权衡利弊,如何在伤害最小里实现利益最大化。一旦过了为爱情不顾一切的年纪,生活里增加了许多需要再三考虑因素后,爱情就显得没那么必要,特别是这样容易投入心思的关系,很容易落得空欢喜。


现实就是这样吧,生不逢时,大抵就是如今这般思绪。


“对不起。”林在范知道得给他俩暧昧的关系一个了断。


“对不起……”段宜恩低下头,喃喃自语,“为什么要道歉……觉得抱歉吗……这里没有谁对不起谁……”


“你回去吧。”林在范说着发动了车子,他担心自己再这样下去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他需要离开段宜恩一会儿。


“林老师,你……哪怕是……”


小朋友没说完他的最后一句话,逃也似的离开了狭小的空间。等林在范缓过神再看手机,发现自己的社交网络已经被这只兔子彻底放进了黑名单里。


TBC.

评论

热度(104)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