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回家的诱惑

羚羊:


波比出来营业了(妥协


Chapter29


波比最近亚健康了。


段宜恩万万没想到波比这种成了精天天洗澡的猫也会生这种东西。波比没告诉他,是他发现波比躲在角落里用后脚在耳朵里倒腾了半天,掉落了许多黑色的不明物体。


林在范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抓狂。仔仔细细回忆了一番,他前几天偷偷溜出去玩,在一块泥巴地里和一只狸花猫打了一架,还钻进人小腿高的草丛里打了滚。


还抓了鸟。


之后第一天还好,第二天第三天耳朵里的异样愈演愈烈。镜子里看不清,耳朵痒这种小事,告诉爱人什么的,太丢猫脸。


但是林在范一回头,就看见段宜恩在背后看他掏耳屎。


“你怎么回事呀?”段宜恩把波比抱在自己腿上,翻开耳朵,里头黑漆漆一片,“你不舒服怎么不告诉我。”


林在范闭着眼睛装病猫。说多错多,自己偷跑出去被发现估计又是好几天不给上床,那么当时费劲舔毛装纯良就是做的无用功。


不妥。


段宜恩见波比难得这么虚弱且依赖自己,手里的马杀鸡没停下,给宠物医生打了电话后预约了下午的面诊。


但是鉴于波比从来没有体检过,疫苗也没打,段宜恩果断给波比安排了一条龙。坐在远处挠耳朵的波比又是毫不知情地被抱到一台机器面前,还没做好准备就被拍了一张愚蠢透顶的大头照。


段宜恩过来给他顺毛,林在范耷拉着耳朵,想想算了。


“一会儿给你做一个体检,你乖乖的。”段宜恩凑近波比耳朵小声说。


嗯?林在范抬头看房东,瞳孔缩成一条细线。


“体检要做什么。”林在范扒拉段宜恩的衣角,示意他抱。


“血常规B超什么的,你没检查过,查一下我安心。”


“哦。”


林在范还是太天真了。医生的剃毛刀在他朝天的肚皮上游走,绒毛漫天飞舞,剃完后一低头能看见粉色的肚皮。


段宜恩憋笑在剃了毛的位置撸了一把,要命的软。


“你的猫需要控制下体重,虽然十橘九胖,橘猫体质问题。”医生边说边往波比肚子上挤耦合剂,“太胖脏器骨骼都会出问题的。”


林在范很委屈,他才14.8斤,就被说胖了。


“要怎么减好?”段宜恩问。


“就多运动,蛋白质摄入不能低,喂食要定时定量,不能让猫随心所欲。”


耳螨确诊,其他都正常。


医生开了耳道外用药和颈后外用药,打算给段宜恩示范使用方法,谁曾想原本乖巧的橘猫突然发狂,只能口头教学了。耳道疗程10-14日,颈后用药一月一次。为了防止猫咪把耳朵抓破,建议购买伊丽莎白圈。


段宜恩知道林在范不爽会自己解开的,但他还是买了一个。波比的体检小票被他折叠露出蠢蠢大头照的部分放在钱包里,和他俩的证件照放在一起。


“这张,太难看了。”林在范老实戴着伊丽莎白圈装样子。


“可爱。”段宜恩挠他下巴。


林在范回到家后老实坐在地毯上,收了尾巴只剩对耳朵立在头顶两侧。


“我的耳朵只能你碰。”林在范解释了一下在医院的疯狂行为。


段宜恩取了棉签和药水坐到一旁,保险起见又阅读了一遍说明书。


“我知道,我就是担心我不专业清的没医生清的干净,你还是难受。”段宜恩手掌覆在林在范的毛耳朵上,“耳油滴进去不太舒服,你忍一忍。”


温柔又细声细语的房东林在范就没见过几次!如果不是在装可怜,可能早就把房东推倒吃干抹净。林在范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从他发现自己生病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四天没有碰他的小母猫了。


“你睡在我腿……唔”段宜恩话说一半嘴唇被亲了,波比里里外外舔了遍,手伸进了衣服里捏住胸口的小点点。


段宜恩感觉又痒又麻,被亲得晕头转向,波比好几天没有主动,还经常躲着他,现在看来是因为生病才没找他亲热的。


但现在耽误之急是……


“好了一会儿再说。”段宜恩把粘人小猫推开,按住脖子压在自己腿上,翻开耳朵沿着耳壁小心的按照用量滴入耳油,再按上揉了揉。


“……”林在范捏房东的大腿肉泄愤,手不够还用牙啃。


从房东的角度看就很像在踩奶撒娇,“你忍着点。”


“你变了……”


“是不是又瞒着我出去玩了?呆在家里哪来的耳螨。”


“……”林在范安静了。


段宜恩手肘夹住手电筒照波比的耳道,用棉签一点一点把脏东西清理出来,内心升起前所未有的快感。


原来帮猫掏耳朵这么爽的!段宜恩掏得认真仔细,掏完左边掏右边。


林在范暂时舒坦了,在房东洗手的时候从背后搂住他,在他身后蹭啊蹭。


“我们好久没有……”林在范意有所指。


“一会做一半你耳朵痒怎么办。”段宜恩掏完耳朵反而冷静了。


“不是刚清完……?”


“医生说你要减肥了,今天开始零食都给你换成猫薄荷吧,但是肉会给你多煮一点,每天都要运动知道吗。”段宜恩手挂在波比的肩上,撅着嘴亲了一下就算是安慰了。


“你的意思是这段时间都不给我碰……说好的运动呢?”林在范捏住房东的翘臀,得不到任何安慰。


段宜恩瞅了眼墙上的挂钟,“要给你做晚饭……”


“我吃罐头。”林在范说完迫不及待把人扛上小阁楼。


.


如果不是段宜恩肚子叫了林在范还没想过停,要把前几天没做的运动一次性补完。


段宜恩靠在波比身上,小阁楼上没有空调只有一台小电扇,两人汗津津的身体贴在一起,吹着小凉风凉爽惬意。


段宜恩懒得做饭了,在手机上看起了外卖。


“我吃哪个好?”段宜恩在繁多的商家中徘徊不定。


“反正我都吃不了。”林在范想起要减肥就怨念满满。


“你本来也吃不了。”


“吃一点还是可以。”


“给你吃一口?”


“好。”


“对哦你要减肥。”


“啧……”


段宜恩从床上弹起来,光溜溜地在阁楼小书架前找纸笔,波比在这里复习考试一定有的。


抽到白纸后又躺回原来的位置。


“为什么喜欢这里啊,这么窄。”段宜恩说。


林在范的手沿着段宜恩的大腿往下摸索,“我本来就喜欢窄的地方……又紧又热……”


“坏猫!”


段宜恩抓住猫爪按在自己身前,林在范翻身用大腿夹住他,侧身搂住,在他身后得逞地坏笑。


“体重乘以40加上……”段宜恩嘴里念念叨叨。


“你在算什么?”


“算你每天要摄入多少热量才好。”


“我和普通猫咪不一样的。”林在范说。


“那是怎样?”段宜恩回头看他。


“每天除了热量还要信爱。”


段宜恩在纸上歪歪扭扭着写波比减肥计划,暧昧地看了林在范一眼,“你前几天都不碰我我还以为你腻了呢……”


林在范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歇够了吗。”


“你要干嘛。”段宜恩扔了纸笔。


“干你。”


……


外卖小哥站在别墅门前,按门铃没人开门,电话打通后房间主人喘着气让他把饭放门口就好。


“在跑步吗这么喘。”小哥没想太多,送完这家还得赶着去下一家。


tbc.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