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三文鱼手握

羚羊:

这几段连起来看可能比较有感觉,最新在最后嘿嘿嘿


.


寿司师傅的小侄女满月,去姐姐家吃满月酒了。


小虎想去蹭吃蹭喝。


「你以什么身份去?房客?」寿司师傅梳了背头,长出来的头发扎了小辫。


「以你未来对象的身份出席不行吗?万一你家人很满意我呢。」小虎眼巴巴地坐在马桶盖上,扯寿司师傅的衣服下摆。


「你又知道了。」


「你满不满意?我住进你家前问你的问题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回答我。」小虎把恩恩堵到墙角。


恩恩推开他,蹦到门口穿上鞋走了。


小虎郁闷。


「叮——咚——」


小虎透过猫眼看,发现是十四层女孩。


「有事吗?」小虎警惕地看着她。


「我爸妈给我寄了一点腊肉干菜,我吃不完,房东平时挺照顾我的,就给他带了点来,做焖饭或者普通炒菜都很香。」女孩儿说。


小虎接过提袋,用普通的塑料袋装的,里面也没有粉红信封自制巧克力什么的,但是还有袋软糖。


妹子发现小虎在看那袋糖,连忙解释,「这糖也是你男朋友拜托我帮他买的,说是去那边旅游时吃到的小众牌子,其他地方都没得卖。」


小虎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登西。


「他今天出门了,等他回来我我告诉他。」小虎突然觉得他的情敌有点顺眼。


「对了上次那家炸鸡店最近有五折活动诶,满80送一份鸭锁骨。」


小虎思维又活络起来,这姑娘话里信息量有些大,小虎觉得自己需要消化一下。


「谢谢你啊。」


「不客气。」


晚上寿司师傅回到家,小虎正坐在沙发上吧唧吧唧吃他的软糖。


「你在吃什么?」恩恩问。


「吃我男朋友买的软糖。」小虎完整吸入一只草莓味。


恩恩凑过去看,发现是自己拜托租客从老家买的。旁边1,2,3,4,5个软糖包装纸。


「oh my gosh 你吃了这么多!!」恩恩叫起来,扑过去掐住小虎脖子。


「我用身体还!」


「剥你的皮!」


「别剥皮,脱衣服。」小虎闭上眼睛。


.


小虎承诺给恩恩买一箱软糖恩恩才放过他,当即拆了一包,瘫在沙发上咀嚼。


「好次……」恩恩感慨。


「你的租客怎么知道我们在谈恋爱?」小虎问。


「谁和你谈恋爱了,他们瞎讲。」


「不至于吧,现在男男关系敲章连门槛都没了?我可从来没有宣扬过,虽然事实就是如此。」


恩恩想起来了,心虚地想找地缝钻进去。


「你别听他们瞎讲。」


「要不就坐实吧,不然瞎讲的人多尴尬啊。」小虎说。


「不要。」


小虎附身亲住恩恩的嘴唇,恩恩吓了一跳,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再涨房租,我真的要卖肉了,一晚上十块钱,你看怎么样。」小虎松口后边喘气边说。


恩恩脸红,一时语塞,只能抓了个抱枕挡住脸。


.




恩恩抱着抱枕的手没怎么使劲,小虎两只手撑在他身体两边,想从缝缝里看到恩恩藏在后面的表情。


「你快说句话……」小虎撑累了,一只手搭着恩恩肚子,侧脸躺在沙发靠垫上,「不然我抢你枕头」


恩恩“刷”地把抱枕拿下来,抿着下唇,露在外边的部分都红彤彤,快冒烟了。


小虎摸他脖子脸,还烫手,恩恩也没有拍开他的手。


「你答不答应我?」小虎的厚脸皮被这样盯着也快撑不住,眼睛不自在瞥恩恩的嘴唇。这里他刚品尝过,像草莓软糖。


小虎咽了一口口水。


「你刚说十块钱一晚?」恩恩终于愿意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小虎一听坐直起来,耳朵竖着,用力点头。


恩恩在口袋里摸了半天,只掏出一枚硬币。拉开小虎的衣领把硬币放进去,硬币沿身体线条一路滑行,最后从掉到地上,“叮叮叮”滚出去好远。


「我投币了,不够的先欠着。」


恩恩曲腿跪坐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捧着小虎的脸一通乱啃。


小虎脑子一片空白。


陷在沙发软垫里的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投币摇摇车。


.

评论

热度(84)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