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一场

分享的文章都是转载呀都是转载~~~在lofter看到自己喜欢的写得好的就会顺手转了 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呀💕

回家的诱惑

羚羊:

大型猫吸人现场。


21.


禁欲很久的身体吃不消狂风暴雨的侵袭,迟钝是病得治。


理智的线断开后皮肤表面被亲吻抚摸过的位置都变得敏感起来,仿佛有只无形的手仍在犯罪。


段宜恩偷偷瞄了一眼门口,没猫,喊了一嗓子,没回应。迅速下床把门关上,冲进卫生间打开莲蓬头,让清凉的水从头流到脚。


他刚才被撩出了点生理反应,男人在这方面一直相当直接,即使他心里充满了禁断的罪恶感,波比那双颜色灿烂的猫眼依旧不停地在脑海中闪现,像五彩斑斓的漩涡。


今晚大概不会是个安眠夜,冲完冷水换了身衣服,躺进被窝闭上眼,又全是自己被自己养的猫强暴未遂的画面。


自己养的猫。


一只猫。


波比。


段宜恩觉得即使他第二天早上能够正常起床,也不无法用平常心面对波比。


波比是妖怪,那么曾经对它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他都应该记得;波比一切奇怪的举动,包括对自己露出气门芯,结合今晚他的所作所为,段宜恩基本能得出一个结论——波比想睡他。


是猫时发情,变成人后状态也和猫身同步,没毛病。


段宜恩洗了个冷水澡自认为足够冷静,他必须和他的小猫咪谈谈,正确引导,要让他把主人和小母猫区分开。


不过今天不行,段宜恩认为波比也需要冷静。


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


期间脑细胞分出了部分给歪门邪道,一方面想着如何对波比进行思想教育,一方面又委屈起来,刚才发生的不过是波比的动物本能,发情期到了而已,为了避免波比出去乱搞过几天就要去完成它的猫生大事,现在突然变成人了,再进行物理阉割实在惨无人道。


依照波比每天冷漠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因为什么人类世界里的喜欢。


他全心全意养猫,他的猫却把他当成泄欲对象,甚至毁了昂贵的名牌。


段宜恩内心的躁动被成功转移,继波比离家出走后记仇本又增加了新内容。


.


林在范坐在二楼书房的小沙发里打了一个喷嚏。


一直光屁股确实冷,因为下了雨,气温比往常低的缘故吧。林在范想着,摸黑到隔壁的衣帽间里随便翻出一身衣服。


好在这人喜欢买oversize。


房东家是双层小别墅,但房东永远在一楼活动,林在范猜他只是懒。衣帽间在二楼,里头的衣服也没见房东穿过,他经常穿的都在一楼的卧室里。


很任性,二楼就像个大型杂物间,正好方便了小猫咪半夜偷偷摸摸学习。


但此时此刻林在范看不进一个字,他刚把他喜欢的人类压在身下狂亲,却因为对方没给出自己期待的反应而失落逃走,林在范承认他有些后悔。


他也不明白他在乎的两厢情愿究竟有什么意义,但他就是很在乎,多少有点自尊心的缘故。自己和房东的地位不对等,这个认知让他没法进入吸收知识的状态。


林在范翻出备份的照片从头开始浏览,仿佛能身临那些自己没能参与的珍贵回忆,那些自己已经错过的,属于段宜恩的过去。


喜欢一个人,一点都不酷。


像个娘炮。


林在范合上电脑,顺着楼梯走到一楼的卧室门口。门缝里没有亮光透出来,房东似乎睡了。


再回到客厅,推开纱窗变成猫,轻盈落到阳台外,沿窗一路直行,最终停在卧室的窗外。


谢天谢地,他没拉窗帘。


林在范蹲坐下来,静静注视那张沉睡的脸。


雨停了,玻璃窗附上一层水雾,显得房间里的画面略微朦胧。


他和屋子里这人的关系就如同现在这样,有一堵无形的墙。不过林在范不想往最令他烦躁的层面想,他把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归结为他和房东的种族差异。


房东会慢慢接受跨物种谈恋爱的。


林在范轻手轻脚地跨过模糊不清的玻璃窗,刚上床段宜恩原本朝着窗子的身体也敏锐转了方向,面朝他。他的背心卷上去一半,露出白白的背和肚子,看起来人畜无害。


林在范在他身边躺下,小鸡啄米般往他嘴唇上碰,随后鼻尖满足地埋进他头顶蓬松的头发里,一嗅,是栀子花好闻的味道。


不酷就不酷吧。林在范想。


.


段宜恩是被热醒的,一个成年男性的怀抱在没开空调的夏天等同于冬天最大档位的电热毯。


起床气还没来得及上线惊吓先一步到达事发现场。


段宜恩推开搂着自己的波比,“噌噌噌”跳到床的另一边。


林在范五点就醒了,他很享受清晨和房东共处的这段时间,听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仿佛已经完全占有这个人。


他赌气的一直等到段宜恩醒来,想知道缓冲了一晚上的房东新的一天会不会有新的表现。


果不其然。


林在范在房东弹开后拉着他的枕头抱住,换了个更舒服的躺姿好整以暇地看他瞪自己。


“你怎么进来的?”段宜恩看见猫就会立刻想到他昨晚干的好事。


林在范表情淡淡地回答,“翻窗户。”


段宜恩眉头一皱,“我没锁门。”


“噗。所以你在等我回来找你?”林在范说。


段宜恩反应过来了,耳根子一热,“我没有!”


林在范才不管他是真没有还是假没有,反正这人昨天根本不介意和自己进行简单的身体接触,那么今天也继续好了。


“你要干嘛。”段宜恩见波比起身朝自己慢悠悠地爬过来,不禁紧张起来,身体又往后挪了半分,却已经到了床的边缘。


“你不是每天起床都要摸我嘛,过来让你摸啊。”林在范心想反正他不要脸。


“谁要摸你,你别动!”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你以前还有毛呢!”


“逆摸我的毛,很开心吧。”


“一般开心。”


“摸我的蛋也很开心吧。”


段宜恩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不能丢,但身体不听使唤地后退,波比往前一步他后退一步,最后跳到波比喜欢的飘窗上,抱膝坐着,十二分警觉。


“不开心……”


林在范见他这副样子心情莫名愉悦了,三两步变回橘猫,跳到房东旁边,前爪趴在他膝盖上,嗲声嗲气地“喵”了一声。


段宜恩心态爆炸,身体僵硬目视前方。


“喵~~~~”


林在范拼命往腿和肚子中间的夹缝挤,人类最终会投降的。


“你这个变态。”段宜恩妥协了。


“喵——”嗯。


睡在怀里的猫咪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TBC.


对不起大家,我真的很虚荣,评论就不强求了,我只想要一颗爱心。


蟹蟹大家🙆

评论

热度(208)